“女人,你在玩火?”

  齐让捏起我的下巴,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语气中带着三分玩味,三分凉薄,三分不羁,和九十一分脑干被挖的智障。

  我捏紧啤酒瓶,一股脑儿地朝齐让的脸上泼去,给他降火,“你二比啊。”

  似是没意识到我突如其来的举动,齐让愣了一瞬,随后抬手慢动作般地把脸上的酒渍抹干净,冷哼一声。

  “事情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1.

  晚上七点,单元楼下。

  我朝对面最近看上的小哥哥娇怯一笑,“谢谢你送我回家,我家的狗会俯卧撑,你要上去看看吗?”

  小哥哥害羞地低下头,“其实我也会,可以上去撑给你看。”

  没等我故作矜持地拉住小哥哥的袖口,身后忽然飘来一道凉凉的声音。

  “宋黎,孩子饿了要吃奶,已经嚎了半个小时了。”

  孩子???吃奶???

  闻言,小哥哥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宋黎,你都结婚有孩子了?不好意思,打扰了,告辞。”

  没等我开口解释,小哥哥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

  身后,齐让慵懒地斜靠在单元门门边,幸灾乐祸地笑着。

  这是今年年初到现在,齐让踩烂的我的第七朵桃花。

2.

  我恶狠狠地把包朝他的脑袋招呼过去,齐让抬手接住,笑兮兮道,“生气啦?”

  “我不生气,我活该的。”

  我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走进了电梯,齐让拎着我的包也跟了进来。

  显示屏上的数字逐渐增加着,齐让的脸通过电梯镜面,映在我的眼前。

  齐让,男,26岁,硕士毕业于S市理工大学,本科毕业于…

  咳咳,不好意思,串台了。

  齐让,男,26岁,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那男的。

  我们两家是门对门的邻居,家里大人关系很好,但可惜我俩拿的不是相亲相爱的青梅竹马剧本。

  从小我俩就合不来,一直到现在,仍保持着相看两相厌的状态。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要是窝边草长势太好?

  那不行!给他薅了!!

  所以,我俩不仅不吃窝边草,且十分热衷于拔草,专拔对方的草,十公里以内的所有的草!

  总之就是,谁也别想好过!

  因此,拜对方所赐,我和齐让活了二十六年,仍然还是母胎solo。

3.

  冤家路窄,毕业工作后,我俩租房又租了个门对门。

  彼此都嫌晦气,使了九九八十一法,想让对方滚蛋。可谁也不让谁,整天一打开门,就是大眼瞪小眼。

  “把包还给你爹。”我面无表情地把手伸到齐让面前,掌心摊开。

  齐让顽劣地把包带在我小臂上绕了一圈又一圈,“呦,回家看狗做俯卧撑啊。”

  我气哼一声,“错了,我回家奶孩子。”

  说完,我用力扯回我的挎包,掏出钥匙,解锁、开门、关门,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大门“砰”地一声被重重摔上,我无能狂怒地对着空气挥了几拳。

  不气不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土豆摇着尾巴凑到我的脚边欢迎我回家,我蹲下身摸着它毛茸茸的脑袋,心情也好了许多。

  好好的周五不能让齐让这个混账给毁了,我掏出手机,点开外卖app,下单了几盒鸭货和啤酒。

  正当我一边等外卖,一边美美地在浴室享受打歌舞台时,忽然间,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还好我冲沐浴露冲的快,再晚一步,就芭比Q了。

  我换好睡衣,出了浴室,点开小区群聊,才发现是夏天小区用电负荷过大,导致了停电。物业说维修工人正在抢修,安慰大家稍安勿躁。

  三伏天,正是一年最热的时候,空调罢工,房间内的冷气迅速被热气替换,闷地我有些喘不上气。

  心静自然凉。

  我和土豆百无聊赖地瘫在沙发上,左等右等,很快,供电恢复。

  来电的同时,门铃也被按响。

  开门后,外卖小哥把东西递给我,“您的外卖已经送达,请您慢用。”

  “谢谢,大热天的辛苦了。”我向小哥道谢,顺便把手里的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外卖小哥腼腆一笑,收下了水。

  但下一秒,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楼道,矿泉水瓶应声落地,小哥的右手手背五指红印尽显,脸上表情错愕,整个人愣在原地。

  “齐让,你有病吧?大晚上的抽什么疯?”

  我大声地呵斥了不知何时就站一旁,神情冷峻的齐让,赶紧向外卖小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他脑子不好使,我替他道歉,真的不好意思。”

  小哥很是大度,连忙摆手说没事,接受了我的道歉,转身就走。

  但齐让却不依不饶,揪住小哥的衣领子,将人抵在了消防柜上,语气阴森道,“就凭你,也敢觊觎我的女人。”

  我:?????

  外卖小哥:?????

…………………………………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