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可以这样说,我的整个生命都献给了这个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到底是说我们不应该虚度年华,不要碌碌无为,还是说就算虚度了年华也不悔恨,就算碌碌无为也不羞愧呢。

一个人如果没有许许多多工作需要完成,就无法彻底享受懒散度日的乐趣。而一个人无事可做的时候,无所事事也失去了它原有的乐趣。于是浪费时间仅仅变成了一项任务,还是最劳心费神的任务。懒散度日的感觉就像吻一样,只有偷来的才甜美。

封校隔离时间,我常常思考,自认为深刻实则徒劳。

印象最深的是,我的曾祖母的去世,我惊觉,竟然也不知道她活了多大年纪,而我,只知道那天下雪了,有人穿着一身白在哭,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雪。我的曾祖母活了一个多世纪,带着厌倦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新鲜的,它们形成了两个故事。死亡和出生是一回事。我真正意识到生命是会消失存在是在我初中的时候,有个同学淹死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人就这样消失了。

在那个时候,我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镇里,没有新闻推送各种关于死亡的消息来麻痹我的知觉,从来没有接触过跟死亡有关的一切,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我们是随时可能消失的,而不是因为年纪大了不得不死掉。我突然发现,慢慢老死远比淹死要难多了,那得等多少年啊,久到我可以忽略时间的消逝。

我在上初高中乃至现在我仍会想,周一快过去,周二快过去……我仍会觉得这一周太漫长了,有时,又会惊呼,完了,一周又过去了,糟了,一个月又过去了,完了,一年又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假如我能活到70岁的话,我的人生好像已经过半了,而在我生命的最后十年,我也不指望我的身体和精神都会无比的自由不得一个非常痛苦的病,我觉得已经算是很幸运了,重要的是,它又不像我生命最初的十年那样对未来充满着想象和好奇,感觉一切都是新鲜的,那么,这么一算的话,我留给自己实现生命的意义和时间好像也就十几年了,这么一想我就会陷入对时间的这种恐慌里面,每过一年我都会奢望自己可以再多活一年,过去的那一年好像白送给我的一样。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强调时间的焦虑,也不是为了说,我从明白时间是会消失的道理开始就要死抓着时间一刻不放。

我不总是认同伟大的名人说过的那些话,以前我听不懂,等我听懂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些话分明就是说给这个年龄上的他自己听的,而不是给教室里面走廊里面围着走的我们听的,而且意识到时间给生命的压迫,一定是不快乐的,我们能在尽可能纯粹的感受快乐的时间里面感受快乐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如果你能在小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快乐是如此的宝贵,那你已经不快乐了。

所以显然在不同的阶段对时间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它并不冲突,我只是感慨我自己,你们依然可以调侃我挖苦我,这并不会增加我的痛苦,也不会减少你们的快乐,是不是?

直到现在我知道,我们在时间小时的快慢上的这种感受是不一致的,我要做的是“恐吓”你们,让你们意识到它是倒计时,让你做噩梦,虽然你还年纪轻轻,我也一样,但是时间在你身上,也不该毫无意义的就消失掉。

不过值得开心的是科技的进步,让我们拥有的时间比上一代人会更加的多,但是它反而会让你显得更加的空虚。因为科技的发展,我们的时间得到了更多的解放。

人类发展的终极目的是,解放我们的时间,让劳作的时间越来越少,自由的时间越来越多。当然了时间的解放并不等于我们会获得更多的安宁和享乐,反而我们想要得到的也会更加的多。

想象一下两个世纪前的一个人,一辈子只是做到了一家人能够每天有饭吃,就觉得生命并不荒凉,就觉得生命是有意义的。而今天,在同一个地方的一个人,他还是这个样子,他会被认为是这个村子里面最没有出息的一个年轻人。

因为我们所处的环境,就是要把人拉平了来定义此生的意义和价值的。除非你不受环境的影响,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技术的进步和人对自然的支配是以人的异化为代价的。我们知道的越多,欲望就越丰富,对自己存在的价值的思考就会越复杂。那它到底让我们更快乐呢?还是不快乐呢?

所以,虽然我们的自由时间看上去更多了,但是存在的标准也变高了。你很可能比过去的人更加忙碌了,只是你的忙碌不再是为了吃饱饭这么简单了。你开始思考,我来到这个世上转了一圈,它总该有一个更加的能说服我自己的一种说法吧。

所以时间带给未来的人的压迫感一定是更甚于过去的人的。我们这一代人会越来越强调个人存在的这种价值,越来越不愿意把自己投入到集体的奉献中,这个是必然的一个方向。但实际上个人价值和集体奉献它们本身并不冲突。

越是对有限的时间提出了更高的标准,时间就是对空间的延展。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拯救时间。轮回的说法只是为了安慰我们时间它是无限的。因为无限,所以它在精神上解放了对身体的一种束缚。当然了这是生命最后的一个单选题,不是你愿不愿意相信有另外一个世界存在,而是你只有一个答案,哪怕它不是正确答案。

我有一天会死,所以在我不确定长度的时间里面,我要让这个时间变得更加有意义。因为长度不确定,所以我既满怀希望,又惶恐的争分夺秒,而不是去无所作为。至于我要获得的这个意义到底是什么,它就是我小时候陷入了理解障碍的,保尔柯察金的那句话,后来我知道它不是通用的一件事儿,也不是同样的标准,甚至它都不一定是普遍认同的。

在你还可以相对自由使用的时间里面,你还有机会找到一个叫乐趣的东西,相信我,这个叫乐趣的东西,跟你改变生活的事业,可能甚至毫无关系,但是在有一天,你需要它来为自己的存在的意义做一个解释的时候,它不一定能改变你的人生,但是它能安慰到你对时间消失的那种愧疚感、罪恶感跟空虚感。

至于这个兴趣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它因人而异,它可以很伟大,也可以非常闲散。但它一定在你心里面是有意义的,是有价值的。我们总是要认同自己的,哪怕被时代判定为最失败的一个人,也要为自己找到一个支撑自己存在的一个价值的。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