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用膳。”他冷声道。
“是。”
谢洛卿忙从地上起身,再次在位子上坐好。
这次,她什么也不说了,认真地吃起来。
吃了小半个时辰,她实在是吃不下了,而且,眼看着桌上居然有一盅酒酿小圆子,她忍不住有些馋。
萧离落本就一直凝神看着她,自是将她的眼神一下不落地瞧在眼底。
于是示意一旁的太监总管李茂全给她盛了一碗。
“吃不下就别吃了,把这个喝了吧。”
“谢皇上。”谢洛卿忙小心地跟他笑着道谢。
看着她如玉的面容和那耀眼的一笑,萧离落忍不住微微错开眼,将眸光投向别处。
皇宫中的御厨,果然不是外头能比的。
谢洛卿觉得这是自己此生吃过的最好的酒酿了。
米酒醇香,汤圆软糯,虽是简单的食材,但是也不知道加了什么,居然比明芳斋的要香一百倍。
她就这么一口一个,不知不觉间,竟把一整碗都喝光了。
一时饭毕,漱了口,看着宫女们撤席,谢洛卿忙起身让出地方。
这一站起,她陡然间一阵天旋地转,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皇上。”
看清抱住自己的人,谢洛卿吓了一大跳,瞬间清醒了一些。
萧离落垂眼仔细端详着怀里的人,绯色的官服衬得她的腰肢更加纤细,感觉一只手就可以完全揽住,胸脯微微鼓起,但是与女子相比还是平坦了很多。
最撩拨人心的是她的脸,许是因为吃了酒酿,她白皙的脸蛋上浸染了一丝微红,就像傍晚落日前的余晖,令人沉醉不已。
看到谢洛卿慌乱的神色,他才不舍地放开她,蹙眉道:“谢卿看样子是醉了?”
“回禀皇上,微臣只是有一点头晕,等会回府休息片刻就没事了。”
本以为皇帝听懂了她话里话外的暗示就会让她回府,毕竟她来了这么久了,也没见皇帝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谁曾想她话音刚落,萧离落却吩咐侍奉在旁的李茂全说:“你带谢卿去内殿榻上休息两个时辰吧。”
别提李茂全有多震惊了,就连谢洛卿自己都被吓得慌了神,小腿肚子都在发软。
她常年伴在皇帝身边,当然知道内殿只有一张床,那便是皇帝的龙榻。
别说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六品翰林院侍读了,就算是后宫荣宠万千的妃嫔们都没有在此侍寝的机会,她可不敢开这个先例。
这下,谢洛卿迷醉的大脑彻底清醒了。
她连忙下跪,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礼,低头垂眸道:“谢皇上隆恩,微臣卑贱之身,不敢污了皇上圣榻,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她这低眉顺眼的样子看得萧离落火冒三丈。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