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无声息地替谢洛卿脱掉了官服,放置在一旁的龙门架上。
萧离落一手撑着下颌,情不自禁地将目光放在她的脸上仔细打量着。
似乎是凉快了一些,熟睡的人儿嘴角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看得他也不自知地笑了起来。
看着她安然地睡着,他似乎觉得自己也有些困顿,于是便脱去龙袍,翻身上床躺在她身边闭上了眸子。
谢洛卿这一觉睡得甚是满足。
她做了一个美梦。
在梦中,她的哥哥谢欺程身着一袭绯色官服,身材挺拔,步履昂阔。
而她则穿上了久违的女装,换上了一袭湖绿色的衣裙,迎着和煦的秋风,站在波光粼粼的湖边,惬意地欣赏湖光美景,舒适安逸。
真幸福啊……
幸福得她都不想醒来,想一直沉浸在梦里。
可是最后,她还是不得不醒过来面对现实。
因为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的唇被人堵住,完全不能自主呼吸新鲜空气。
半梦半醒间,她蓦地睁开眼。
而后,她看到了一张俊颜在眼前放大。
凌厉的眉,笔直高挺的鼻梁,深邃的双眸,纯黑的瞳仁,长长的睫毛……
这张脸,放眼整个大离,都再也找不出第二张来。
谢洛卿一下子吓得魂飞魄散。
尤其是,她发现这张脸的主人正在舔舐她的唇时。
“皇……皇上……”她吓得牙齿都在打颤。
萧离落遗憾地叹息一声,恋恋不舍地放开她的唇,却并不从她的身上下去,依旧紧紧贴着她。
“爱卿醒了?”他极黑的瞳仁盯着她,淡淡地道。
谢洛卿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看一眼头顶,方才想起来自己此刻身在何处。
心念电转间,她微微垂眸,小声道:“皇上可是要午休了?臣这便下去。”
说完,便轻轻地移动着身子,欲溜下床去。
但是萧离落岂容她得逞?
他双臂架在她两侧,并不如何用力,却将她的去路全都封死了。
“皇上……”谢洛卿无奈,只好停了要下床的动作,偷偷用眼风瞥一眼他,见萧离落盯着自己的眸光灼灼,一下子心跳得都快蹦出来胸口了,她心中快速地想了一遍措辞,方才小心翼翼地道:“请皇上允许臣下床吧。”
“呵~”萧离落轻笑,觉得她明明怕得要死却又强作镇定的模样甚是可爱,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道:“下床干什么?时辰还早呢。”
再次被轻薄,让谢洛卿彻底傻眼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虽说外袍已经不见踪影,但是中衣还在身上,束胸也没有解开,不由稍稍放下心来。
然而对着萧离落的行为,想假作无视已经是不可能了。
她只好硬着头皮道:“皇上……皇上若是此刻有情致,可让李公公宣淑妃娘娘前来侍奉。”
当今皇上登基之后一直未立中宫,目前后宫里位份最高的,便是芝兰殿的淑妃江氏了。
萧离落闻言,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他伸指轻轻摩挲着她光滑的下颌,淡淡道:“有爱卿在此侍奉即可。”
他的动作,配上他的俊美无俦的俊颜,倒也谈不上多轻浮。
可是,却绝对不该是一个皇帝对一个臣子做的。
谢洛卿浑身一僵,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小声提醒道:“可……臣是男子,怕是不能侍奉皇上。”
她这句话简直直踩萧离落的痛脚。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是男子了!
这也是他每次见到她最想发火的原因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