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母后终其一生,都不曾出过这座牢笼,不曾再见过所爱所念之人一面。
深宫困了我母后一辈子,是父皇害了她。
「我恨我父皇所为,于你更是。」
所以崔子山,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笑着吻过我的锁骨:「无妨,臣若是死在公主手中,亦是心甘情愿。」
此后崔子山夜夜宿在我宫中,奇珍异宝源源送来,他后宫里的嫔妃终于按捺不住找上了我。
侍卫碍于她的身份不好阻拦,便被她们硬闯了进来。
「放肆!见了我们娘娘还不下跪行礼!」一宫女朝着我颐气指使,她旁边的女子背脊挺直仰首看我,水色的宫装乃是妃位规制。
「呵。」我懒懒的抬眼,认出了她是从前某个大臣的女儿,「我扶聆向来都是受人跪拜,竟还从未有人让我下跪行礼的。方兰时,你说呢?」
如今我被崔子山囚禁在瑶宫,寸步难行,想要出去,便需一个契机。
我止住了欲上前将她请走的宫人,看向方兰时。
她有些惊于我竟还记得她,也或许是想起来以前巴结讨好我的样子,脸色瞬间起了变化,底气不足的强撑着面子:「如今我已身居妃位,你自然该跪我!」
「要本宫跪你?」我冷笑,「崔子山我亦不曾放在眼里,区区一个妃位,本宫的礼你可受不起!」
方兰时惊怒道:「你岂可直呼陛下名讳!」
她气急了,指着我说:「旧朝已亡,你如今已不再是公主!」
我抬手便扇了她一巴掌,在她满目惊怒中道:
「即便我落魄至此,你,也不配。」
「滚出去。」
侍卫连忙将她拉出去,我拿了方锦帕细细地擦着手,看着她:「方兰时,你若惜命,便别再来招惹我。」
崔子山退朝后来了我宫中,明黄的龙袍还未来得及换,揉着我的手腕说:「公主何必亲自动手,仔细伤到了。臣已经给予她重罚,再不会来碍公主的眼。」
我冷了声:「若非你将我囚在这宫里,旁人何敢前来折辱我。」
他讨好般的哄着我笑:「公主莫气,今后皇宫何处公主皆去得。」
「崔子山,我是否还得谢过你的恩典?」我眉眼讽刺。
「公主自小生在皇宫,何处去不得?臣之所言何是恩赐?」他从怀里掏出一枚镯子套在我的手上,成色极好只怕价值连城,方蹙着眉看我,「臣只是怕公主离开臣。」
崔子山拉了我的手看向窗外:「葱木蝉鸣,公主也该多四处走走散散心。」
我低下头,不再言语。
总归我能出去了。
在我第三天去转御花园的时候,便有一名宫女突然朝着我下跪哭求。
「娘娘仁心,求您救救奴婢,娘娘……公主,您救救我……」
侍卫连忙上前把她拉了下去,跪下来请罪:「臣等有罪,让慎刑司的罪婢惊扰了娘娘。」
我看着那名被拖走的宫女,想着她陡然转变的称呼。
回想着她的样貌,似是有些眼熟。
「那宫女从前是哪个宫的?」我问侍卫。
却见这些侍卫面色为难,犹豫着看了看对方。
我微微提声,冷哼道:「即便你们此刻不说,事后我也能知晓。」
「回娘娘,这宫女原是在浮华宫当差的。」
浮华宫,那里原来住着的乃是太子哥哥的生母,俞贵妃。
我心下几转,回了宫。
晚间的时候,崔子山唤宫人端了一碗药,靠近时我才闻到里面除了旁的还有股浓浓的姜味。
「公主月信将至,臣让太医调配了此药,能让公主在那时腹痛减缓。」他拿过药,舀了一勺细细的吹着,递到我嘴边,微微一笑,「公主放心,不苦。臣知公主不喜苦味,因而让太医加了蜂蜜调制。」
「崔子山,这些事情你是如何得知的。」我盯着他,满眼疑虑。
「臣对公主,可谓潜精研思。」他笑着道,又舀了一勺要喂予我。
我皱眉端过碗,一口气喝尽。
崔子山见碗底空空,不经爽朗大笑。
我只是疲于与他周旋,更是怕他再耍什么花招。
「臣听宫人说起公主近日喜食石榴,臣已让人移植了几棵种下,还有公主一直喜欢的樱桃,来年便可结果了。」崔子山一边说着一边抱起我走向了床榻。
察觉到我身体渐疆,他温声说道:「臣于公主虽然贪欢,却也不会不顾及公主的身体,这段时日臣都不会碰你,公主安心睡吧。」
我闻言松了一口气,手心却仍起了一层薄汗,怕他察觉,便说起了近日的事情:「今日在御花园时,见到了一个从前侍奉俞贵妃的宫女。」
「哦?」他语气并不惊讶。
自然,只要与我相关,宫里这么多监视我的人,必然会告知于他。
我忍着心底的厌恶,继续道:「太子哥哥对我虽好,可他母妃因着我母后的缘故,向来对我不喜,甚至处处都想刁难于我。明日我倒想去瞧瞧,她如今是何模样。」
在我说到第一句话时,他便冷哼一声,想来是我唤皇兄为太子,惹了他不喜。
「公主可还想去看看那位太子?」
崔子山说这句话时,虽语气平淡,可我还是察觉到,他不知为何竟有些怒气。
「不了。」我如是道,知他也许疑心,才说,「皇兄不想让人见他如此。」
「公主倒是为他着想。」他捏了捏我的手腹,「明日臣陪公主去吧。」
「崔子山,你是想亲自监视我吗?」见我发怒,他叹了口气,妥协道:「罢了,臣多派些侍卫保护公主便可。公主,你莫恼。」
我冷冷的撇过头,不愿看他。
崔子山知我恼了他,忙转了话题:「公主可想做臣的皇后。」
「崔子山,你莫出此言来恶心我。」我皱着眉,语气冰冷。
他已知我不愿,便再不提起,只是抱着我道:「无论如何,臣心中都只有公主一人而已。」
我闭上了眼睛,也遮住了满目的恨意与厌恶。
他吻过我的脖颈,以为我困了,轻轻说道:「睡吧,公主。」
翌日我来到狱中,遣退了侍卫狱卒,走了进去。
「你来了。」昔日的俞贵妃华服脏乱,蓬头垢面时仍理了理早已散开的发髻,端坐着看向了我。
却见我衣容依旧,不免冷笑。
我本不欲与她多言,只道:「你遣了宫女找我,意欲何为。」
她却言顾其他:「听闻公主极得新皇宠爱,怕是早已忘了自己的身份!先帝尸骨未寒,公主珍馐美馔可也咽得下去!」
「你寻我来若是只说这些,我可没功夫陪你。」我冷了脸转过身。
见我欲走,她连忙出声制止:「我儿自幼便待你极好。」
说这话时,她的神色不知为何有些怪异,见我看她又立即恢复如常:「你必须救他出去。」
我虽不喜她这般颐指气使的模样,可事关太子哥哥,我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我知道他给自己留了退路,虽不知是何,如今他被囚在此狱,能帮他的便只有你。」她看着我,说道,「丞相之子沈郁仪不日便归,他自小与我儿一同长大,你可以信他,若你开口,他定会助你。」
我算了算时间,心知不能在这儿待太久,否则崔子山起了疑心,接下来的事情只会更难。
她也知时间紧迫,只盯着我迅速道:「我儿暮南待你真心,你若辜负了他,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若这世间真有鬼魂,我父皇便不会需要三皇兄投毒方死。
我回到宫中后,见桌上摆放着几只石榴,心中微惊,却听宫女道:「陛下知道娘娘近日喜欢,便特意派人去连州摘送过来。陛下待娘娘真好。」
我顿时松了口气,只耳不闻宫女最后那句感慨。
崔子山待我好?真是可笑。
心下念着俞贵妃的话,想来她所说的太子哥哥的退路便是那日他告知于我的羽军。
雁山,我思忖片刻,皇宫我已然是出不去了,能去那儿查看一二的便唯有郁仪。
郁仪是太子哥哥伴读,同我也算是自幼长大,父皇从前更意欲将他择为我的驸马,不过后来父皇病重,自然再无暇顾及我的婚事。
崔子山登基后早将他丢去了岭东,俞贵妃却说他不日便归。
几日后太监来请我,说是崔子山让我前去御书房。
我本冷声拒绝,却听太监道:「陛下吩咐,若是娘娘不去,秋后犯人问斩,难保娘娘所护之人。」
我眼角瞥了他一眼,起了身。
那太监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忙道:「娘娘,请。」
方到之时,崔子山堪堪停了笔,桌上堆了一摞奏折。
见我来,他抬眼笑着伸了手:「公主,来。」
搂过我后吩咐道:「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
太监低头应答,弯着腰和宫女一起退了出去,末了把门也一并关上。
「臣知公主琴棋书画件件皆精,般般都会,尤其丹青极佳,公主且看,臣之所画可还能入眼。」他揉着我的手指,似是乐在其中。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了桌上之画,低眼细看时却见画中之人眼眸微红若含情之态,眼角带泪饶是风情娇媚……我无眼再看,只觉耻辱。画中的女子,赫然便是我!崔子山却甚是满意的模样,笑着说道:「臣丹青不佳,未绘出公主半分绝色。」他抱了我轻置于书案,如此我便正好将那幅画覆在霓裳下,见我动怒,他仍亲了亲我的唇畔,音色低沉:「前几日顾及公主身体不适,如今公主已然痊愈……」我欲出声斥他之时,他用手指点着我的唇,低声道:「公主莫出声。」话音方落,便听得太监高声道:「陛下,郁仪世子求见。」崔子山对上了我满目惊疑的眼睛,朗声道:「无需进来,便在门外回话。」我听见郁仪的声音,脆然而清冽:「是。」崔子山低下头,在我耳边低声道:「公主,你可想让他进来。」「崔子山……」我深吸口气,伸手取下我发髻上摇曳的步摇,顶在咽喉,低声道,「别在这里,不然,我死给你看。」「怎么?」他低头看着我,眼底酝酿着冷意,「与他一门之隔同臣如此,是让公主觉得失礼……」笑得阴沉:「还是公主对存了他私情,不愿同臣在他身边如此?」说罢,他忽然用手指在我腰间轻轻一扣,我顿时失力,眼眶酸涩无比。崔子山轻轻一挥手,便将我手中的发髻夺了去。「你何必这般羞辱我。」我落了泪,不敢放声,我不想叫郁仪知道我落得这般境地,哪怕他早已听闻我被崔子山囚在了皇宫。旁人如何我不在乎,可我不愿让亲近之人知晓。
「公主,臣只是想让公主完全属于臣,任旁人如何也夺不去。」他俯首看我,目光虔诚眷恋,「此般作为臣知公主不喜,可臣只是不想让公主心中仍念着别人。」
「公主,臣从未欲羞辱公主。这世间,再没有比臣更敬重公主之人了。」
「陛下若是有事务在身,臣可择日再入宫。」我听见书房外郁仪的声音传来。
想来是他听到书房中有谈话,却闻声极低,难辨男女,因而不知我在此处。
「不必。」崔子山道,指尖却轻轻划过,意料之中地看见我恨恨瞪他。
「岭东之事可完了?」他盯着我,尚分心问着话。
「虫灾已除,臣今日入宫便是告于陛下。」我听见郁仪说话,不免分了心神去听他说了什么。
「公主专心些,不然臣可会吃味。」崔子山俯首在我耳畔低声说道,言语警告。
我用尽全力躲闪着他朝我伸出的手,却又不敢发出声响,余光瞥到奏折上摊开的一本,上面提及了沈絮舒的名字。
沈絮舒便是丞相之女,亦是郁仪的长姐。
我来不及多想,崔子山便吻了吻我眼角的泪,低笑而言:「公主莫哭了,眼泪留着些,还有晚上。」
我怒不可遏,红着眼扇了他一耳光。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