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子山死后,朝臣万民拥我登基,称帝那天,聆儿着了一身青衣,她浅浅的笑着对我说:「皇兄,皇宫困了我太久,我要离开了。」
心里似乎被火烫了一下,蔓延着每个地方地疼。
我问她,去哪儿?
她说她也不知道。
好,我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郁仪后来见我,说会陪她同去,我一边稍稍放了些心,却终究知道能陪她的人永远都不会是我。
我拨了一方单独的兵给他,对他说,护好她,莫要再让她难过,莫要让她再哭……
皇宫里的很多年,我都再也没见过聆儿,她的每一个生辰,我都携了一壶琼华玉露去了她曾住过的宫里,一人一酒,直至天明。
我一直都想对她说,聆儿,皇兄会永远护着你,你若累了,皇兄亦会等你回家。
 
番外•郁仪篇
我第一次见扶聆,是在南书房。
她提笔端坐,后背板直得与周围嬉笑的皇室子弟格格不入。
父亲说皇上点了我作太子伴读,便要谨言慎行,凡事不得出错也不得出挑,对着皇子公主们也需恭谨有礼。
啧,真是事儿,若不是陛下有旨,我在自家学府多自在。
这些皇子公主们真是有趣,小花招一个比一个多,私底下明嘲暗讽争风吃醋得就跟我父亲那些小妾差不多。
这话实属大逆不道了,我微微坐直,敛了心思。
却见扶聆坐在一旁,面上不悲不喜,只静静地执笔写字。
入宫前就总是听说,这位公主最得陛下宠爱,瀛国之内,凡是珍有稀贵重之物,她宫里就不会没有的。
我原以为她是娇纵极了的性子。
她此前从未与我说过话,只那一次三公主把她的纸笔「无意」碰倒在地,我顺手帮她捡起时她道了声谢,目光落在我腰间系着的一只小老虎。
「这是臣的娘亲所做,保平安的。」话一出口我才知不妙,扶聆公主的生母可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禁语。
我暗暗瞧着她的神色,倒没有什么变化,只微微笑了看着我:「我能看看吗?」
「自然。」我解下小老虎,递给了她。
她接过的时候很小心,看得也很仔细,眉眼不自觉的染着浅浅的笑意,有些温柔。
没看多久她就还给了我,眼中并无伤感。
按理说我是不该插手皇子公主之间的事情,免得惹了麻烦。可几次三番的,扶聆的东西要不就是被不小心碰坏,要不就是突然不见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口。
她见了我的神色,便会意地颔首一笑:「积小成大,不必多忧。」
果然这些小动作小心思在陛下一时兴起来检查皇子公主们的功课时,皆被撞破,一览无余。
扶聆的书桌乱成一片,精美的罗裙上还沾着墨污,地上散落着她的东西。
陛下发怒,罚了一干的人,又赏了扶聆许多珠宝以示安慰。
倒是很是安稳了好一段时日。
日子久了我也才明白,所谓的极得陛下疼爱,便是看赏赐的东西有多贵重稀罕,不管她需不需要,不问她究竟想要什么,亦不顾如此让她瞩目是否会被兄弟姊妹嫉妒针对。
便是赏了,就必须得受住。
南书房的多年,我与扶聆也算熟稔。
我知她的诸多不由已,她也看出我对政权势要的不在意。
陛下曾有意探知我的心意,他欲择我为扶聆的驸马。
我与扶聆,其实更多的是相知相惜,并无男女之情。
不过我却可以借此予她自由,天高海阔,她大可多走走看看,觅得真心爱慕之人,婚约不过一纸之谈,只要她愿意,我愿助她。
可还没等到那个时候,崔子山却起兵造反登上了皇位。
非但如此,他竟把扶聆囚在了皇宫,不顾悠悠众口,不顾礼法尊卑,不顾她意愿何为,他怎么敢。
我召集兵力之时,父亲只看着我,冷静而平淡:「府中百口你可不顾,千兵万家你可不看,但以你微薄之力,便能从崔子山手中救到人?」
不能,怒气顶峰我也知道,不能,我救不了她。
要想救出太子和扶聆,唯有徐徐图之。
我开始做着从前我最不愿做的事情,拉拢朝臣,招募僚士。
崔子山召我回朝时,御书房外,那声低啜我一早便听出了是她。
相见时我也只当看不见她有意遮挡的红痕,眼底的微红和倦冷我皆视而不见。
她不愿我知,我便不知。
只是用尽全力才堪堪止住心中狂嚣与杀意,不知出口时强装的随意她是否识破。
我越来越忙,不愿懈怠一刻,我害怕扶聆不愿再撑下去。
夜深暮静之时,我从其他官员府中出来,没有一丝困倦,只是第一次怨恨自己为何从前无意朝政权谋,否则如今便不会耗费那么多时间来游劝。
羽军已合时,我告诫自己,妄不能只顾己意,只有先救出太子,才有机会救扶聆。
可在那时,我才得知阿姐即将入宫为后。
我头一次与她大吵了一架,她分明都知道,为何还执意入宫。
阿姐着看我,让我不要轻举妄动,沈家若此时与陛下反言,难免打草惊蛇或功亏一篑,何况入宫是她心甘情愿,她亦能照看扶聆一二,传言递信也更方便。
我握紧了拳,心中恨极,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阿姐入了皇宫。
后来崔子山身死,我终于如卸了千斤万担般松了口气。
可扶聆眼中的淡色却让我担忧。
她的心还被崔子山囚着,不得解脱。
她说她要走,天南海北,都比皇宫更让她安心。
「我陪你。」我这样说,见她欲拒时,便一如既往的用着不着调的话语,随意轻松的姿态对她说:「本世子走过的地方可比你听说过的都要多,我为你带路你就偷着乐吧。还有啊,我攒了这么多年的生辰礼物,你不要便不要,总不能日后也让我再攒一屋子吧,沈府虽大,却也装不下这么多东西。」
后来我陪她看过江南水乡,走过风光北国,暮降月起时,我看着她的侧脸,却再也不知对她是否还如从前般的坦然。
无妨,我心中暗许,只要她愿意,我甘愿一直陪着她。
朋友也好,知己也罢,我都是甘愿的。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