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父母离婚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对母亲来说有多艰难,只是单纯的开心,终于可以远离那些可怕的声音了。
母亲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我送进了附近的一所小学,但我过的并不好。
因为我的书包破了还没买新的,我的外地口音很重,开家长会时母亲为了打工也没来……
那样的窘迫,在范围性排他的小孩子中显得格格不入,新鲜或者嫌弃,都会变成厌恶的借口,进而生出捉弄欺负的「乐趣」。
于是我的书包变得更破,课间上厕所回来,总会多两个脚印;同学们也开始怪腔怪调地学我说话,哄堂大笑;还不知从哪看到了我的入学情况登记表,父亲一栏是空的,便就此又多了一个嘲笑的理由。
孩子的恶意总是咄咄逼人的,而我会的只有软弱和躲避。
因为父亲,我一直都很怕大声的呼喝或者肢体推搡,总觉得下一秒必定会响起母亲的哭声。所以面对旁人的辱骂和欺负,我只是低头瑟缩,祈祷着他们累了能快点结束。
有天放学时,我的书包又被扯坏了带子,只能抱在怀里往回走,心里想着该怎么跟妈妈解释这半个月来的第五次「不下心」。
突然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书包掉在地上,书本散落一地,被追赶着打架的男孩子踢的乱七八糟。
我着急地蹲下去捡,有个人摔倒了砸在我身上,起身时还踩了下我的手,那就是周思恒。
他以一敌三,却死活不认输,后来被过路的大人拉开时,四个人脸上都挂了彩。
我坐在地上,胆怯地看着他,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我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人狠话不多。
这样说起来,我最开始时是害怕周思恒的。他身上总有种不顾一切的狠劲,哪怕自损八百,也要伤敌一千。
周思恒离开前看了我一眼,低低道了声歉。我也不敢回话,捡起书包往回走。
快到小区门口了,他才回过头瞪我,「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我缩缩脖子,指指他身后,「我家住这。」
他有一瞬间的诧异,侧过身子让我先进,然后不紧不慢地跟在我身后,看我在一楼的家门口敲了三分钟的门都没人开。
「你是哪个班的,离家出走了还是想干坏事?」
我没理他,掏出本子坐在楼梯上准备写作业,翻开书本才发现被踩烂了,而罪魁祸首还站在我面前质问我。
我突然就觉得委屈,连同多日积攒下的气恼一起爆发了,趴在膝盖上嚎啕大哭。周思恒叫了我几声没用,直接抓着我的发辫给我脑袋提起来了。
「行了别哭了,跟我回家吃饭去。还有书,我去年用过的还在,找出来赔给你。」
后来回想,那也是很反常的周思恒。他从小收到的恶意更多,已经不太会去关心帮助别人了。
可他愿意帮我,我也因着这份稀有的善意而忘记了之前的害怕,就那么跟着他回了家。
虽然周思恒坚称他是因为嫌我哭得烦才那么做的,但周妈却坚持认为我是那个,对于周思恒来说很特别的人。
能让他主动且不去防备的,命中注定的人。
3
我和周思恒对这种毫无根据和逻辑的说法,至今都不敢苟同。
就说我俩这聊不来三句话就要吵起来的架势,命中注定的克星还差不多。关上门也是打架,才不会有什么旖旎的事发生。
越想越烦,我起身要走,「算了,今天看在你送我项链的份上,姑且不跟你计较了。」
周思恒嗤笑,「你也有脸跟我计较?一年到头都不给我打个电话,收礼物倒是好意思。」
「你不也没给我打吗?」
「我工作很忙的!」
「我也很忙啊,白天上班晚上打工,一天都睡不到四个小时……」
周思恒从床上坐起来,面色不善,「真够拼的!陈念你是掉钱眼里了,还是急着攒钱赎身啊?」
我一窒,顺手拿起个抱枕就打他,「你这孙子,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周思恒抬手随意挡着,没两下就火了,翻身将我和抱枕都压在了身下。又嫌抱枕碍事,一把扯出来扔到地上。
我俩的距离瞬间缩短,呼吸可闻,连彼此的心跳声都对撞着,他的听起来声音更大一些。
周思恒将我两只手都按在头顶,拧着眉瞪我,「说不过就动手,什么毛病?」
我用力挣了挣,发现他嘴唇都快挨着我鼻尖了,连忙停住不敢动,「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当年我跟着周思恒回他家吃了顿饭,此后便成了他家的常客。
周妈很喜欢我,又听说了我家的情况,知道母亲要打好几份工,很少顾得上我,就跟母亲提出可以让我去他家吃饭。
周爸是大车司机,一个月有二十天都在跑长途,虽然辛苦但是收入高,便让周妈在家做家庭主妇,不用辛苦打工,也更方便照顾儿子。
所以他家的饭,一向是准时且丰盛的,我从来都没吃过,真的很想去。
母亲也很愿意,比起吃饭,能有个善良的人家帮着看顾我,还有周思恒上下学跟我作伴,才更让她感激万分。
她每个月都会给周妈交饭钱,周妈总是不肯收,说小丫头吃不了多少饭。母亲却很坚持,想来那是她落魄中最后的坚持,为了保全我卑微的自尊。
可惜,她忘了给周思恒交「保护费」,所以我还是被欺负的很惨。只不过是从被同学们欺负,变成了被周思恒一个人欺负。
周思恒是个腹黑的,在周妈面前表现的对我很友好可亲,其实背后没少收拾我,口头的,行为上的,有些甚至比之前的同学还恶劣。
我十分怀疑,他帮我打跑那些欺负我的同学,就是为了要独享欺负我的乐趣。
起初我只是默默忍受,从没跟周妈告过状,寄人篱下的规矩我还是懂的。况且我心里总觉得周思恒跟别人不一样,或许他只是压抑了太久,想要发泄一二,反正我已经习惯了,就随他高兴吧。
可是他却变本加厉,甚至故意弄坏了我的生日礼物。那是我妈省下钱给我买的学习机,周思恒摔在地上当球踢。
我实在忍不住了,扑上去揪他的领子,边哭边骂,使劲打他,疯了一样一下接一下。
周思恒没还手,也不吭声,直到我精疲力尽坐在地上了,他才跟着蹲下,给我擦了把眼泪。
「你看,反抗就是这么容易!有些恶意根本没有理由,更不是你忍耐就可以化解的。所以别自己受委屈,该动手就动手,下死手打,只要你比对方更狠,他们就会反过来怕你,记住了吗?」
我抽泣着呐呐点头,心里却痛快了很多,也是从那一刻起,开始拥有了勇气和不屈服的决心。我那个常年被家暴却不敢反抗的母亲没有教过我的事,是周思恒教我的。
但他就惨了,不仅背着我回了家,还主动坦白,让周妈赔了我一个新的学习机,自己还被罚站了两个小时……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