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医务室里,我愣愣的坐在床边看着窗外。

送我来的那个男生正在和医生说话,两人一边说一边时不时的撇我一眼。

我微笑着看了回去。

医生摇了摇头。

我心下一惊,难道这篮球还砸出了什么后遗症?

过了一会医生过来了,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看着他的手,没做声。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傻了。”

淦…

我开口:“医生,我没傻,我正常着呢。”

那个男生凑上前看着我,问:“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温韵,20岁,英语系大三学生。”

“医生我真的没傻,就是后脑勺有点疼。”

医生还没开口,那男生先笑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去原来你就是那个常年霸占榜一的温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

医生:…

虽然他刚刚替我解了围,但眼下我真的好想打死他。

我转过头笑着看向医生:“您好,我感觉自己脑子有点混沌,可能是有什么后遗症,这边可以拍个片子看看吗?”

男生不笑了:“喂喂喂!!你刚刚不还说自己没事儿吗?怎么又说有事了?拍片子要钱的哎!”

“可以。”医生说,“不过不是在这,得去市区里我们学校的附属医院才行。”

一听这么远,我立马泄了气。

“算了算了,我突然又觉得自己啥事也没有,还是不拍片子了。”

医生点点头,拿了纸笔写了什么。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头皮擦破了点皮而已。”

“你们这些男生打球啊都不看一下的,瞎扔。”

“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不会了。”

说完,男生赶紧带着我离开了医务室。

“喂。”我喊他,“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生本来双手枕在后脑勺走在前面,听闻把手放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我。

“我叫谢知行,你的恩人。”

呸,明明是你拿球砸了我,还好意思说是我的恩人。

我在心里默默腹诽,表面上却依旧笑着:“记住了。”

3

回了宿舍,筱筱正在涂指甲油。

见我进门,她举起她那涂的五光十色的指甲。

“好看。。。哎?今天怎么没带衣服回来?”

我走向自己的座位放下包,有气无力的回答她的话。

“吵架了。”

“就你?撑死了三天你又回去了。”

“这次我是真的不想理他了!”

我认真的看着筱筱,她回过头给了我一个白眼,继续捣鼓自己的十个指头。

好吧,别说她了,我都唾弃我自己这个好了伤疤三秒忘了疼的人。

手机在桌上震动起来。

我点开一看,是陆琛的短信,短短五个字。

‘球衣在楼下。’

尼玛!!!

刚还在球场装高冷,转眼就让我帮他洗衣服?

我把手机往桌上一放,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是陆少吧?”筱筱问。

我瞪了她一眼:“闭嘴吧!”

“哎呀,有些人呢就是喜欢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我默默的拿过手机,没说话,起身出了门。

筱筱说的对,我就是喜欢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就算陆琛那样对我,但只要他一句话,我还是会乖乖的听着。

下了楼,看见宿管阿姨的窗口放着那个熟悉的袋子。

有时候我没去球场,陆琛就会把球衣装好放在我们宿舍楼下让我来拿。

我过去拎起那个袋子。

宿管阿姨从窗口探出个脑袋。

“又帮男朋友洗衣服啊?你这样的姑娘现在很少啦,你男朋友有福气嘞!”

我尴尬的冲着她笑笑,逃回了宿舍。

第二天我带着洗好的球衣去了篮球场。

陆琛不在场上。

我给他发消息,他很快回了个马上过来。

我坐在观众席上等着,眼前一群男生打着篮球,其中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

是谢知行。

我看着他一个起跳,篮球稳稳的落进篮筐里,完美的三分球。

“厉害!”我惊呼了一声。

身边的人撞了他一下:“那谁啊?小迷妹?”

谢知行转头看了一眼:“有你什么事。”

他跑过来在我身边坐下,挽起衣角擦着脸上的汗。

然后我就看见了他的腹肌。。。

“咳咳。。。”我干咳一声:“球打得不错啊。”

“还行。”

4

“这水可以喝吗?”

没等我回答,谢知行就把我带给陆琛的水喝了。

我挤出一个笑:“可以。”

你妹!

“等人啊?”

“有你什么事?”

“陆琛吧?你倒是挺执着。”

谢知行一脸嘲讽的看着我。

“你都追他这么久了,怎么还没追到手啊?倒是让个机会给别人当当第一啊。”

。。。。。。

我听出来了,他在侮辱我。

我跳下观众台,走到另一边坐着。

“喂,你坐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吃人。”

“关你屁事。”

我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

过了一会陆琛来了,除了陆琛,还有闵婷婷。

陆琛传说中的‘妹妹’

我把袋子塞进陆琛的怀里。

“你的球衣。”

“嗯。”

好冷漠。

看着一脸挑衅的闵婷婷,我又加了一句。

“以后别找我帮你洗衣服了。”

“嗯?”

是疑问句,陆琛还挑了下眉。

“就是,你给我洗衣服多好,我肯定不像有些人那么冷血。”

谢知行走过来一手搭上我的肩,一边看着陆琛。

我一把拍掉他的手:“你怎么还阴魂不散呢?”

“没有啊,我不是一直在这么?”

“你!”

“温韵。”陆琛打断我的话:“所以你是有了新目标了?”

我看了看陆琛又看了看闵婷婷。

“对啊,比你帅篮球打的比你好还有腹肌。”

陆琛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拉着闵婷婷就走了。

我长吁一口气。

谢知行跳到我面前。

“哟,还是你有眼光,我也觉得我比他帅多了。”

我看着他那张贱兮兮的脸。

“滚。”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