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巧克力阿华甜

6

半年前我和宋泽还没分手的时候他找我借了五千块钱说是要付房租

后来这钱就一直没还给我

此刻我骤然提起他显然被打了个猝不及防好半晌才回我

我当面还你出来见一面可以吗

这年头欠钱的才是大爷

我答应了宋泽周五晚上在学校门口见一面吃个饭

结果到了周五我在实验室泡了一天有一组数据还是出不来

我越急越错反而把时间拖得更久

宋泽已经打了两次电话都被我挂断他又在微信上问我

元元你好了吗不然我去接你吧

我抓起手机正要回复一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忽然伸到我面前接着屈起轻轻敲了敲桌面你的数据提交了吗

抬眼一看正撞上贺屿清清冷冷的目光

我咽了咽口水默默把手机收回去还没有……我有一组数据一直出不来还在调

话音未落一阵清冽的气息蓦然凑近

贺屿弯下腰从我手中接过鼠标点击两下而后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通操作

我看得眼花缭乱好一会儿才跟上他的思维

贺屿问我听懂了吗我拼命点头懂了谢谢贺师兄

把数据保存提交上传备份等一切处理完毕我才发现实验室里只剩下我跟贺屿两个人

他站在讲台前把笔记本收进随身携带的包里目光扫过来停在我脸上一起吃晚饭吗

贺屿主动邀请我吃晚饭

我心神荡漾理智险些被丢到九霄云外直到手里震动的手机提醒我宋泽那还有五千块钱没拿到手

无奈之下我只能含泪拒绝对不起师兄我今晚约了人一起吃饭明天一起吃午饭可以吗

贺屿沉默了一秒嗓音发冷明天周六

啊这

我硬着头皮一笑那就下周下周再约

说完我不敢再看贺屿冷淡的目光抓起书包就溜了

学校门口的川菜馆里我和宋泽面对面坐着

客套了几句之后我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决定开门见山那五千块钱你什么时候还我

宋泽本来在给我夹菜拿筷子的手顿时僵在空中干锅兔肉也滚落在桌面上

他苦笑道元元……你一定要这种时候就提起这事吗

我们见面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宋泽深吸了一口气我从他眼底看到了一丝鲜明的痛楚忽然觉得很恍惚

如果……如果我们之间连这五千块钱的关系都没有是不是你根本就不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我沉默以对

他扯扯唇角露出一个满是苦涩的笑

元元……我真的知道错了之前是你对我太好我习惯了还以为能永远这样下去我不是不喜欢你元元你是我长这么大唯一动过心的女孩子……

宋泽说了很多我不是不心软的只是每每想到过去那个无条件妥协的自己还是会飞快地清醒过来

见我不为所动宋泽顿了一下忽然从兜里掏了个小盒出来然后拉开椅子在我面前单膝跪了下去

他打开盒子露出里面闪闪发光的戒指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由于动静太大店里的人三三两两朝这边看过来

我目光尴尬地四处游移试图找到一个熟悉的人把我从这个场景中拯救出去结果却对上一双熟悉的冷清眼睛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一桌之外的贺屿以及坐在他对面的师兄许青

贺师兄许……师兄你们怎么在这里

贺屿抿着嘴唇神情冷然看起来明显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我很识趣地看向了许青

他端着杯子半遮着脸讪讪一笑那个啥老贺他忽然——

贺屿转头扫了一眼许青立刻截住话头顿了顿又重新开口

我突然想吃川菜所以就叫老贺陪我一起过来了——师妹我们这是打扰到你们了

7

宋泽跪了半天见我没什么反应眼神有些暗淡元元……

我猛地回过头忍无可忍道

你有毛病吧我们都分手多久了突然整这一出是想干什么我是叫你出来还钱的你不要告诉我你拿我的钱买了个戒指还准备用这玩意儿跟我求婚

宋泽的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

我朝他伸出一只手钱呢

元元我刚换了新城市新工作目前暂时没有……

好家伙整这么一出先是求和又是求婚敢情就是为了不想还钱

我咬了咬牙提着包站起来

既然这样那就等你有钱的时候还给我吧我的支付宝账号你也有直接转账就行——对了这顿饭钱需要我帮你付吗

宋泽站起来面色灰败地看着我嘴唇微颤最终还是道不用

我点了点头那我走了

说完我不再看他也不敢看一旁贺屿的神情拎着包匆匆走了出去

曾几何时宋泽是我最大的软肋

他只要皱一皱眉我就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忍什么都可以妥协

这大概是我在他面前最硬气的一次了吧

只可惜还是被贺屿看到了

他早就说过实验室不许谈恋爱之前又因为那篇文我已经在他面前丢过一次人了

想不到还有第二次

想到这里我更加沮丧

夜风凛冽我缩了缩脖子走进一家奶茶店点了杯全糖的红豆奶茶还特地加了双份芋圆

结果垂头丧气地在那里等奶茶的时候忽然有股温热的力道落在我发顶

回过头才发现竟然是贺屿

我愕然地望着他贺屿收回手目光落在我脸上时轻轻一顿语气忽然柔和下来哭什么

我抬手擦了擦眼睛摸到湿漉漉的一片

原来我哭了

我吸了吸鼻子没事有点冷

小姐姐很快把做好的奶茶递过来我捧着滚烫的杯子听到贺屿说走吧

师兄你不吃饭了吗

……吃饱了剩下的交给老许他神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很快又恢复了惯常的冷静反正本来也是他要来吃

……噢

我应了一声虽然感觉不太对劲但也不敢再问

明天就是周末所以哪怕时间已经不早学校门口的商业街还是一片热闹

我与贺屿并肩穿过人群走到学校南门的湖边

路灯的光照下来把他的影子拖得好长那张脸在明明暗暗的光影下被衬得更加出挑

微长的眼尾垂下来那双眼睛望向我的时候倒映着粼粼的波光魅惑人心

一时间我忘了刚才当众丢人的画面愣愣地看了贺屿半天

他扯扯唇角忽然开口你那么急着从实验室走就是为了和他约会

我迟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误会了连忙澄清

不是我是为了让他给我还钱他还欠我五千块钱来着

我发誓我没有听错听我说完贺屿竟然笑出了声

为了力证清白我不得不把前因后果给他简述了一遍

那个人是我前男友已经分手半年了我是找他给我还钱的没想到他拿我的钱买了个戒指还想跟我求婚

那个戒指……贺屿停顿了一下你走之后我看到他直接把戒指扔进了垃圾桶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所以这狗男人求婚用的戒指都是个不值钱的垃圾吗

那他从来学校找我一直到刚才在川菜馆里做出的深情款款万般不舍都是在跟我演戏

我忽然非常庆幸半年前就和宋泽分手脱离了苦海

捧着奶茶猛吸了几口一阵夜风吹过冷得我打了个哆嗦小声道师兄太冷了我们回去吧

贺屿点了点头又恢复到一贯冷静的表情

等他把我送到寝室楼下转身欲走的时候我望着他肩宽腿长的背影忽然鼓起勇气师兄

他步伐一顿转头看过来

被那双明澈又清冷的眼睛一扫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少了一大半磕磕巴巴道

那天……那天那篇文不是我写的

我脸红得快点着了就是……那天早上发错的论文

贺屿显然是想起来了惯常淡漠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几分……失落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回到寝室我从兜里拿出手机准备再提醒一下宋泽给我还钱的事

结果消息没发出去我才发现这狗东西为了不还钱竟然把我拉黑了

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我找到当初本科时和宋泽关系还不错的同学跟他说

麻烦你提醒一下宋泽钱还是要还的不然我就直接找他爸妈给他还债了

半小时后我的支付宝收到了一笔五千块钱的转账附带一行备注是我当初眼瞎看错了人

我捧着手机一时没说话

整整三年半的纠缠走到今天这一步应该是我当初看错了人才对

错把台上专注唱温柔的宋泽当成了光芒本身以至于追着他跑了三年精疲力尽的时候才终于得见他斑驳黯淡的灵魂

好在终于结束了

8

到我生日那天我终于把陈也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

她发来一连串委屈的表情包为什么拉黑我你不喜欢我精心为你打造的作品吗

我说是另一位当事人不喜欢

她目瞪口呆接着发来一个点赞的表情

你竟然敢把文发给你那师兄勇还是你勇啊——师兄怎么说

鬼使神差地我又想起那天晚上我鼓足勇气跟贺屿澄清后他脸上那种微妙的失落神情

我实话实说可能不太喜欢

当然不喜欢任谁发现小自己好几岁的同门师妹竟然私下写故事 yy 自己心情都不会很愉快吧

陈也在外地学习几个月都回不来生日就只能我自己过

下午我从兼职的咖啡厅出来径直去了楼上的海底捞

服务员很贴心地往我对面放了一只熊听我说今天过生日又送来一个点了蜡烛的小蛋糕

我谢绝了他们唱生日歌的好意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结果刚放下手机它就在桌面上震动了两下

屏幕亮起竟然是贺屿发来的微信你一个人过生日在学校附近那家海底捞吗

对呀

等我十五分钟我马上过去

屏幕暗下去倒映出我神情呆滞的脸

贺屿……要来陪我过生日

是出于同门师兄对空巢师妹的关爱吗还是……

理智告诉我我应该停止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情感上我的思绪还是开始漫无边际地发散一边思考一边一杯杯喝着酒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熟悉的高挑身影踩着缭乱的人声一步步走过来在我对面坐下还把那只熊挤到了一边去

它毛茸茸的熊脸耷拉着看上去十分委屈

贺屿把手里提着的奶茶放在我面前盯着我泛红的脸看了几秒忽然皱眉你喝了酒

一点点

我十分好心地拿起空杯子给他也倒了一杯荔枝酒很甜很好喝的师兄你尝尝

把杯子递过去的时候我站起身结果身子刚晃了晃就被站起来的贺屿一把扶住

他就势坐在了我身边郁元元你喝醉了

我目光朦胧地望着他思维迟滞了很久才缓缓摇了摇头

没有我很清醒

我给你带了芋圆奶茶全糖的

我打了个嗝在自己喉咙上比划了一下饱到这儿了喝不下了师兄

他动作顿了顿而后温热的指腹在我眼尾蹭了蹭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你哭什么

我……我一个人考到这边来之前的同学都在另一座城市我爸妈也不在陈也出去学习了我连过生日都只能一个人呜呜呜……

当初我为了宋泽放弃了难能可贵的实习机会考上了这所大学其实也就相当于放弃了自己大学四年建立的社交圈

读了这么久的研究生我一直都是独来独往

虽然也交了几个朋友但关系没有近到那个地步让人家陪着过生日到底还是突兀了一些

早上爸妈打电话问我生日怎么过我还笑着骗他们不用担心我和实验室的同学一起过

我抽抽噎噎了好一会儿终于止住眼泪师兄你不用管我我哭完就没事了

话音未落一个包装得十分漂亮的礼物盒就被递到了我面前

生日快乐郁元元

贺屿竟然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

意识到这一点时那颗悸动的少女心混合着蠢蠢欲动的色心几乎要跳出胸腔

贺屿去结了账陪我一起出了门

冷风一吹我酒醒了不少沉甸甸的礼物盒被抱在臂弯里心跳一次比一次更快

初春料峭的风从耳畔刮过我抱着礼物盒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寝室楼下

虽然天冷但楼下还是惯例站了好几对情侣都在卿卿我我耳鬓厮磨

甚至有个姑娘被她男朋友用大衣裹在怀里整个人踮着脚尖在接吻

我承认本 lsp 又一次蠢蠢欲动了

我像个圆规似的杵在那儿脚尖在地面一下一下地划着企图用这个动作暗示贺屿

他站在我面前垂眼望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别难过了以后每一年你过生日我都陪你

哈哈了两声然后干巴巴道怎么可能呢师兄等你交了女朋友我就得避嫌了

贺屿沉默了两秒忽然笑起来

我其实见惯了贺屿冷清的模样很少看到他笑

此刻他唇角微勾眼尾往下眼底铺开一片璨璨的光冷白的脸泛着玉一样的光泽看上去格外勾人

我正要礼貌性吸溜一下口水以表示对美色的尊重他却忽然低下头凑近了我低低地问

郁元元你怎么就知道我未来的女朋友不是你呢

我瞪大眼睛望着他近在咫尺的含笑的眼睛那里面好像装着我没喝完的半瓶荔枝酒几乎让我醉了进去

过近的距离让滚烫的气息彼此传递气氛愈发暧昧

贺屿哑着嗓子问可以吗

什……什么可以吗

郁元元我可以亲你吗

我掐了掐手心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干脆利落地踮起脚贴着贺屿的嘴唇亲了上去

呼吸交缠间我心跳越来越快含糊不清地指出师兄你之前说过我们实验室不许谈恋爱……

是吗贺屿微微一顿随即更用力吻了回来低声笑道规矩是我定的当然可以由我来修改

元元接吻的时候要专心一点

好吧

我闭上眼睛开始专心致志地回应他

吻得专注时我朦朦胧胧想起那句元元接吻的时候要专心一点好像出自陈也那篇大作

所以说贺屿其实也看了那篇文吗

9

第二天一早我酒彻底醒了躺在床上回想昨晚的事然后意识到——

我和贺屿接吻了

他还暗示我想让我做他女朋友

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我拿起枕头边的手机看到贺屿两小时前发来的微信

元元醒了的话就出来吧我在你们寝室楼下等你

瞬间我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手脚并用飞速下床扑到窗边往下看

穿着铁灰色大衣的贺屿站在楼下的绿化带旁边不知道已经等了多久

我火速洗漱换衣服甚至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梳就一路飞驰到楼下然后站在贺屿面前急促地喘着气

他微微蹙眉这么急干什么

怕你等得急了……

他伸出手把我凌乱的头发别到耳后半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会儿

半年

他点点头然后忽然伸出手把我揽进怀里下巴抵着我发顶轻声道

元元你可能不知道我喜欢你半年了

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我暗恋了大半年的师兄告诉我他已经喜欢我半年了他抱了我还亲了我

不对我做梦都不敢这么梦

我好半天才从巨大的冲击中缓过神语无伦次师兄你……我……昨晚……

昨晚我亲了你还跟你表白了当然说得可能不够直白再加上那时候你不够清醒我怕你反悔所以今天再说一遍

贺屿仍然抱着我不疾不徐地说郁元元我喜欢你不止一两天的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随时开始恋爱关系

我从他的话里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并及时指出师兄你说你喜欢了我半年这么久

那我之前为什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本以为是我一个人的单恋一个人的色心大发到头来对方告诉我他也早对我有非同一般的想法

我从贺屿怀里挣脱出来盯着他的眼睛等他回答

贺屿叹了口气扶了扶额头神情里忽然多了几分无奈

一开始……我以为你和你那个前男友没有分开他说之前他总是来学校里找你连我都碰上了好几回还有一次我下楼拿资料听到他在实验楼外面打电话

他说工作以后才发现人傻钱多的女孩不多见了何况个个眼高于顶你就是他能抓住的最优选择所以他不会那么容易放弃

我忽然福至心灵想到那天我和格外热情的宋泽拉扯完回头看见贺屿的场景

然后当天下午贺屿就宣布实验室禁止恋爱

前后一串联我恍然大悟所以那天你是听到他那么说才定了个规矩说实验室不许恋爱的

……是贺屿淡淡道但就算我这么说了也不确定你私下还会不会继续和他联系只能多盯着点直到那天早上你把……那篇东西发到群里我才意识到你可能和他已经没关系了

他说到这里脸色微红

那天在川菜馆

……我承认是我带老许过去的怕你又被骗

我被他可爱到笑眯眯地凑过去在贺屿脸上亲了一口师兄来谈恋爱吧

在一起后没多久贺屿旧事重提又提出要我和他一起参与那个省级项目

我只能告诉他实情师兄我是真的没时间兼职和实验已经排满了就算我参与进来也做不了什么事只会耽误你的进度

贺屿皱眉兼职就不能不去吗元元你是有天赋的应该考虑得更长远一点

之前听许青说过贺屿家境优越从小到大都是最顶尖的那种优等生

人间疾苦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大概是有点远的

我只能详细跟他解释师兄我……家境比较普通我爸妈已经支撑不起我读研的费用了如果只靠学校那点补助生活费都不够

在喜欢的人面前坦诚这一点我还是有些许难堪

好在贺屿并没有露出什么别的表情只是眼神一肃然后拍拍我脑袋我知道了

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承想一周之后贺屿又把我留在实验室告诉我他帮我申请了额外的项目经费和补助院里那边已经审批通过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比你在咖啡厅兼职赚的钱要多一些他摸了摸我的脑壳温声道所以那边的兼职可以考虑辞了吗

落在我发顶的手哪怕隔着浓密的头发还是传来温热的触感

面前贺屿的眼睛被实验室亮白的灯光照得如同白昼焰火

从最开始起他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在最关键的时候给我需要的帮助

哪怕是他一开始并不理解的事情

我盯着申请书上的数字看了三秒然后掏出手机毅然决然道不用考虑了我现在就打电话提辞职

10

在项目开始进行的第二个月贺屿告诉我院里那边帮他和一家公司沟通由对方提供设备和外接方案支持

而作为回报项目专利申请成功后他们将拥有优先使用权

公司那边派人过来考察那天我和贺屿一大早就到了实验室

正调试设备的时候一群人就到了门口

我抬头一看顿时愣在原地

宋泽

他跟在一行人最后显然是个不太重要的位置

看到我的一瞬间他也愣住了

那一边公司的人已经开始介绍今天过来的人员

到宋泽的时候她笑盈盈地说这是我们的项目助理宋泽你们叫他小宋就可以了

我差点笑出声来用了好半天收敛眼神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无波无澜并点头致意小宋

看到宋泽贺屿的心情明显不是很好

他向来是个偏内敛的人中午吃饭的时候却格外主动地牵住我的手还往我碗里夹了不少次菜

那位姓黄的项目经理笑着说贺博士和郁同学感情真好

贺屿淡淡笑了一下是啊我们在一起很久了

宋泽坐在一边脸色极度难看

吃过饭后他跟着我们一起回实验室并趁着贺屿介绍项目只剩我俩落单的时候拽着我胳膊质问我你和他在一起很久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无语地甩开他的手和你有关系吗我们分手八百年了

元元你不能这样……

宋泽还想死缠烂打的时候贺屿带着人及时出现目光冷冰冰地扫过来他也只能把手收了回去

原本公司那边派宋泽过来大概率是希望他能了解项目内容和流程然后未来能对接和专利相关的一些项目

然而贺屿和我看他格外不爽并没有详细讲解的打算

后来不知道贺屿跟公司那边说了什么他们干脆换了个项目助理过来

是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小姑娘声音很甜每天追在我身后叫姐姐还会帮忙整理东西打扫卫生

混得熟了我就请她喝奶茶然后向她问起宋泽的情况

小姑娘咬着吸管老气秋横地说

姐姐你说小宋他不干了试用期还没过这个项目都学不到东西公司和他商量过后让他离职了我看他朋友圈说好像准备回老家不打算在这边待了还说大城市容不下他

我满足了

项目进行到第三个月的时候第一阶段圆满结束

为了表示庆贺公司那边组建了一场饭局

我跟贺屿都喝了不少半醉半醒间被送上了出租车

透过微微朦胧的视线我看到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快速向后掠过在看到某一张灯牌时忽然出声就停在这里吧

贺屿被我拽下了车在酒店门口站稳他垂眼看着我怎么了元元

我抓着他胳膊师兄你带身份证了吗

……带了

很好我大手一挥器宇轩昂

房间里灯光大亮酒气蔓延

酒壮人胆我顺手把房门反锁揪着贺屿的衣襟把他按在墙上踮起脚凑近他鼻端

老实交代师兄你是不是看过那篇文

哪篇

我失手发到群里那一篇

看过

贺屿竟然十分坦荡地点头承认了

他还凑近我耳畔用低低的嗓音说而且我看了好几遍文采斐然生动形象所以我倒背如流

一股温热的力道或轻或重从我手臂一路游走到后背

呼吸愈发滚烫间他低下头吻住了我辗转反侧

我含糊不清道师兄你在干什么……

在吃全糖芋圆他一本正经在我嘴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又稍微离远了一些很甜

……救命

我脊背一僵望着他近在咫尺慢慢被欲念填充的眼睛忽然觉得我给自己挖了个坑

然后

然后我和贺屿就详细按照文里写的试了一遍

怎么说呢

就……还挺爽的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