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巧克力阿华


半梦半醒间我错把手机里的「爱情故事当成论文发给了暗恋的师兄

关键故事的男女主用的是我和师兄的名字

准确来说是错发到了有师兄和一票实验室同学的微信群

等我睡醒发现的时候文件已经无法撤回了

1

我捧着手机靠在床头只觉得头皮发麻

屏幕上开门见山地写着贺屿危险地眯起眼睛唇边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往下读绝望地关掉了文档

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我热爱文学创作的朋友陈也发来一个 word 文档并暗示我晚上睡前再看

她以前也经常分享自己的作品给我让我做第一个读者

我心领神会并没有当场打开它

因为熬夜改论文临近天亮我才睡着

早上被闹钟吵醒朦胧间看到微信群消息是贺屿在催我们实验室的人交论文一稿

于是我强撑着最后一点意识论文发到群里然后头一歪又睡着了

等我醒来天崩地裂

群里相熟的同学给我发私信元姐你这开天辟地一记直球牛哇牛哇

我有气无力地辩解我不是……

别说了元姐贺师兄一定会感受到你的心意的他还给我发了个表情包respect

我无语凝噎只好去质问陈也这篇文是什么鬼

你不喜欢吗陈也发来一个汤姆飞吻的表情包送你的生日礼物知道你暗恋你师兄我精心构思创作了三天三夜……

以后有事漂流瓶联系

我麻了

贺屿大我四届今年读博二跟我同门

导师去外地学术交流时会把我们这群研一的新人交给几位在读博士的师兄

贺屿就是其中之一

那天他从教室外面走进来身上还带着南方秋日的潮气把睫毛染得湿漉漉的

我的目光从他漂亮的眼睛一路往下路过线条流畅的下巴和脖颈到握着书的修长左手

不得不承认作为重度颜控从看到贺屿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他的外表迷住了

再加上后面导师太忙隔三岔五就安排贺屿过来带着我们

接触日益频繁我的心思愈发蠢蠢欲动

但显然贺屿是那种心无旁骛潜心学术的高岭之花

一个月前我们实验室聚会把几个读博的师兄也叫上了

我已经喝得有点多吃饭中途又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来自前男友宋泽

他好像也喝醉了在电话里絮絮叨叨说了很久

等我出去接完电话回来大家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贺屿送喝醉的我回寝室结果半路我没站稳一个踉跄扑进了他怀里

当时他就把我给推开了

也没完全推开仍然抓着我的手腕让我站稳了没跌倒

冰冷的夜风吹过我酒醒了大半心也凉了

贺屿低着头看我低声说

咱们实验室是不许谈恋爱的——之前我就跟你们强调过这一点你应该还记得吧

我愣愣地盯着他的眼睛那里面像有细碎的星光闪烁一片清醒

刚才席间贺屿一口酒也没喝身上仍然带着淡淡的冷冽香气

我心头发涩努力扯出微笑记得……我酒醒了师兄就送到这里吧

后来贺屿还是坚持把我送到了宿舍楼下

尽管我很清楚这单纯只是他害怕我一个女生晚上出事没有任何暧昧因素

后面一个月我好不容易收敛心思跟他正常相处了一段时间

接着就发生了这么惨绝人寰的社死事件

文档是五小时前发的已经撤不回了

而这五个小时里群里一片寂静不管是贺屿还是其他人都没有再说过话

我那篇论文就那样直挺挺地躺在聊天记录里显然是被每个人都欣赏了一遍

想到明天还要去实验室面对一群欣赏过我和贺屿爱情故事的同学以及文章的另一位主角我心头一片绝望

2

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

我还以为是贺屿回复了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坐稳了再看才发现又是宋泽发来的消息

元元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真不是要跟你分手说的那都是气话

明天你有空吗我去你们学校找你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我盯着这两条消息一时哽住

当初我喜欢了宋泽很久好不容易才追到他

在一起的三年大多数时候也一直是我在迁就和包容他

大三那会儿我已经在一家大公司找到了合适的实习岗位

可是宋泽却缠着要我跟他一起考研还是考他一直想考的一所名校

理由很简单那所学校在外地他不想跟我异地恋

那所名校是出了名的难考可是禁不住宋泽软磨硬是最后我放弃实习的机会答应他一起考研

最后讽刺的是我考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名校他却落榜了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宋泽又忽然提出要我放弃读研跟他一起工作

理由是早点存够房子的首付钱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我终于心力交瘁情绪失控

当初我要实习是你非拉我考研现在我考上了你又让我别去读宋泽你能别这么自私吗

宋泽沉默片刻咬牙道如果你坚持这样那我们不合适还是分开吧

我不是不伤心的只是从头到尾宋泽从没有站在我的角度考虑过

好不容易走到现在为了考上这所学校我付出了多少只有自己知道

我不想我的人生再为了他妥协

所以面对宋泽的步步紧逼失望和疲惫快要把我压垮到后来我痛快答应了分手

答应分手的那一刻不是没有伤心但更多的竟然是一种解脱

没承想研究生刚读了几个月宋泽又不远千里重新找上门来要跟我和好

被我拒绝了好几次后宋泽丝毫没放弃不光微信骚扰我还来实验室找过我好几次

不知道他到底哪来里的自信认定我跟他分手只是在赌气

从前那段关系里我到底对他妥协到了什么程度才让他产生了这种错觉

有一回他在楼下跟我拉扯了好半天

好不容易摆脱他结果转头看到贺屿站在一旁的走廊上锋利如刀的目光从我脸上划过

当天下午他就宣布为了保证学术上心无旁骛我们实验室禁止谈恋爱

见我没回复宋泽又开始长篇大论地打感情牌

想到贺屿再想想那篇被我发在群里供大家瞻仰的小作文我心烦意乱干脆直接拉黑了他

吃晚饭的时候我终于硬着头皮把真正的论文发给了贺屿并附带一句

不好意思师兄早上睡迷糊了发错了这是我的论文一稿

贺屿还是没回我

他会怎么想我呢

一个投怀送抱死缠烂打的学妹

被拒绝后还暗地里写小作文 yy 他的沙雕女孩

心头发沉干脆把手机揣进兜里拿着饭卡下楼去食堂觅食

结果我刚掀开帘子走进去目光一扫就看到了几步之外的贺屿

白 T 恤工装裤挺得笔直的脊背还有毛茸茸的短发覆盖下神情清冷疏淡的脸

我瞬间头皮发麻饭也不想吃了捏紧饭卡转头就溜

结果刚跑了两步身后就飘过来一道冷冷清清的嗓音像是夏夜微凉的晚风

站住

3

是贺屿

虽然我很想头也不回地逃走但脑中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还是让我停下脚步

转过头贺屿人高腿长几步就走到了我面前

我十分勉强地挤出笑容贺……贺师兄

他目光淡淡扫过我的脸落在我手里捏着的饭卡上

我听到他凉凉的声音你很紧张

没……没有

我否认完低下头才看到指尖已经被我捏得发白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贺屿似乎轻笑了一声

可惜等我再抬起头他又恢复了那副高岭之花的冷淡神情

你的论文一稿什么时候交给我

一提论文我就眉心一跳小声道那个……论文一稿我已经重新发给你了

贺屿从兜里拿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两下

浏览片刻后又把手机收了起来而后重新看向我收到了一起吃个晚饭吗

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我应该拒绝的

然而食堂亮白的灯光照下来把他深邃的轮廓勾勒得更加好看

我色心顿起还是大着胆子同意下来

跟贺屿并肩走路的时候手臂柔软的衣料摩擦或有某几个瞬间我的指尖擦过他手背冰凉的皮肤不由得心猿意马

等他端着晚饭坐在我对面时T 恤的领子微微下落露出漂亮的锁骨上面有颗小痣

那一刻我脑中鬼使神差又回想起陈也在文中有一段贺屿好看的锁骨的描述

再一抬头看他不禁红着脸低下头结果就听见贺屿又问了一句你很热吗

没有没有面有点烫

我恨不得当场把脸埋进碗里

吃过晚饭我跟贺屿告别他临走前好心提醒了我一句明天记得按时来实验室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在实验室睡觉被抓到导师罚我当众朗读那篇写我和贺屿的故事

我硬着头皮在台上大声往下念

贺屿身上的白衬衣被水淋湿贴在身上勾勒出清晰的肌肉线条他扯开两颗扣子把郁元元禁锢在两臂之间……

结果一抬头面前的场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热雾蒸腾的浴室

穿着白衬衫的贺屿站在我面前唇角微勾嗓音低沉元元不如我们来试试

然后我就睡过头了

等我手忙脚乱地洗漱完背着书包飞奔到实验室门口时才发现贺屿也刚到

我和他一起进门感受到下面投来几道意味深长的目光

强装镇定地在实验室待了一上午这期间不时有人向我投来奇异的目光

甚至有个姑娘趁贺屿出门凑过来问我郁元元文笔不错啊——你还接定制约稿吗

本来我试图跟她解释一下那篇东西并不是我的创作但这时候贺屿回来了

她只能回到自己的电脑前离开前小声跟我说回头详细聊我可以付钱

我不想活了

4

我的数据出了点问题实验结束最晚一直到人都走了又在实验室待了大半个小时才结束

等我收拾好东西出门才发现贺屿正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师兄你没走吗

他收起手机抬眼朝我看过来我在等你

我被这句话勾得心弦一动正要说点什么走廊尽头忽然拐过来一个人

目光在我和贺屿之间转了个来回而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正是昨天早上在群里欣赏过陈也大作后来又微信私聊我的实验室同学曹禹

我心惊胆战地看着他试图用眼神示意他闭嘴

然而曹禹压根儿没看懂我的眼神只是冲我比了个大拇指元姐牛批

我想死

曹禹说完就溜了徒留我和贺屿站在原地相顾无言

好半天我才从极度尴尬中微微缓过神低声问贺师兄是有什么事吗

我有关于实验项目上的事情要跟你聊聊

我顿时紧张起来

当初从最普通的一本考进来我几乎用上了十二分的努力

一开始接触实验室的大型项目时也常常觉得手忙脚乱

后来在导师和贺屿的指导下我渐渐跟上节奏但心里还是没底

贺屿一提我立刻就联想到了某些不好的事情

不会是我之前提交上去的实验数据出了问题吧

不是贺屿否认了我的猜测又很快补充了一句是新项目

他说要请我喝奶茶我本来还想礼貌性地拒绝两句结果他冷飕飕地丢过来一句

你不是很爱喝吗每次写报告桌上都放着一杯

我放弃挣扎……谢谢师兄

在店里的时候我点了最常喝的全糖芋圆奶茶转头问贺屿要喝什么

他抬头对着菜单看了半天然后说和你一样的吧

我欲言又止果然贺屿拿到后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我嗜甜不管喝什么奶茶都习惯性点全糖

之前跟宋泽在一起的时候他尝了一口就吐出来还质问我这么腻的东西怎么喝得下去

本来以为贺屿也要吐槽两句结果他一句话没说反而回头问店员要了个袋子把奶茶杯装了进去

太甜了吗

贺屿说我带回去给老许他喜欢甜的

老许是他的室友同一个导师门下的博士生负责辅助隔壁实验室的项目

贺屿微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偏过头往我耳边靠近了些

我刚才跟你说的是我这边最近新开始的一个省级项目正好缺……

他呼吸间气息拂过我发顶触感微痒

我耳尖发红下意识往旁边缩了缩结果就听到面前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语气仿若质问

元元你为什么要拉黑我

抬眼一看宋泽就站在不远处盯着我和贺屿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怒意

5

没等我反应过来宋泽已经几步跨过来瞪着我

我们才分开多久你就另寻新欢了

他的眼神好像很难过可我看了只觉得好笑

这和你没关系吧我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我们已经分手你没事不要再联系我了

说完我就要离开结果宋泽伸出手像是要抓住我手腕的样子

我往后躲了一下脚下一个踉跄撞进了身后温热的怀抱里

发顶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哼

我脸色爆红仿佛受惊的兔子般跳起来转头问贺屿师兄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贺屿摇了摇头声音冷然没事我们走吧

宋泽还想再拦我们结果贺屿冰冷的目光扫过去他的手忽然就停在了半空中

直到我跟贺屿走出去好几步宋泽颓然的声音才从身后传来

元元我把工作换到这边了我们不用再异地恋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我脚步一顿却没有再回头

贺屿送我到宿舍楼下分别前他忽然问我那是你男朋友吗

我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宋泽

不不不是前男友我一个激灵站直身子指天发誓师兄放心我一直严格遵守实验室规则不谈恋爱

微风吹过贺屿望着我沉默几秒忽然勾了勾唇角

倒也可以不遵守但那个人不行

他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我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贺屿挺拔的背影渐行渐远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的意思是我可以谈恋爱但是不能和宋泽谈

为什么他很讨厌宋泽吗

思考无果我拎着还剩小半杯的奶茶慢慢往回走结果刚到寝室就收到了贺屿在微信上发来的文件

是他刚才跟我提过两句的省级项目有研发专利贺屿是主要负责人还缺一个负责监测实验记录和计算数据的人

我觉得你很合适贺屿又发来两条消息当然你也可以先看一下项目的具体内容再做决定

说实话我很心动

入学的时候导师就跟我们提过读研期间能参与大型项目是难得的实践机会

不管未来是读博还是工作履历都会比较好看

可是……

我自己的课内实验已经排得挺满再加上平时还有兼职时间上估计很难排开

最后我只能忍痛当面拒绝贺屿师兄不好意思我很心动但我时间可能不太充足

贺屿本来在低头写东西这下抬起头看向我蹙起眉为什么

……那个就是本来课内实验已经占了很多时间而且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贺屿看起来好像有点生气什么事你去做兼职有时间打游戏有时间写——写那种东西有时间但是没时间做项目

他说到那种东西的时候语气一顿脸忽然红了

我迟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想解释一下那篇文不是我写的又觉得这样反而显得更欲盖弥彰

不过……他生气脸红的样子可真好看啊

我站在原地内心又纠结又尴尬的时候贺屿长出了两口气又恢复了一贯冷静的神情

对不起我有些失态项目机会难得对你的履历能提供很大的帮助你还是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好的

我乖乖应了一声溜了

回去后发现宋泽又给我发了条短信让我把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我思考了一下还是把宋泽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

原因无他主要是突然想起来他半年前借了我五千块钱还没还

刚放出来宋泽就十分主动地找我

元元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吃饭你放心我现在的公司离你们学校不远只要你有空我随时都能过来

我盯着这条消息思绪有一瞬间的恍惚

曾几何时我与宋泽之间永远都是我在主动

主动约他主动等他甚至在时间冲突的时候善解人意地主动取消约会

我迁就了他整整三年一直幻想他能改变

没想到是在我们分手半年后彼此的位置才颠倒过来

见我没回复宋泽又接连发来三个撒娇卖萌的表情包

我回过神给他发消息你往窗外看看

宋泽柔情蜜意地说天气晴朗适合约会怎么了元元

我说你看天边那朵云像不像你欠我的五千块钱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