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甜酒饭团

6

忐忑的心跳终于缓解了我躲进房间里打开手机看网站上读者发来的评论

——大大终于更新了给你打 call

——啊啊啊最喜欢推倒禁欲系教授了大大后文呢

我笑着笑着突然想起书房笔记本电脑上我写文的文档似乎……没关

我急忙一骨碌从床上跳起冲进书房里连门都没敲

而楚源正打开我那来不及关掉的文档看得津津有味

我急忙走过去心已经乱成麻了楚源那个我……

楚源看着电脑屏幕俊眉微蹙楚教授将我抵在墙上强吻了我……

别念了求求了我此刻只想原地消失

我紧张兮兮地看着楚源他该不会要和我提分手吧

我真快哭了大脑飞速运转该如何跟他解释

楚源摘下眼镜低低地笑着念央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我低下头紧张地扣着手指楚源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楚源坐着旋转椅修长的手指交叠在一块嘴角露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他他……这笑容是什么意思

我回不上话来脸不能要了啦以后我怎么见人啊这么想着我鼻头一酸

不许哭说话

看吧他说话都没以前温柔了果然是看到我这样失望了

你想分手就直说吧我不会缠着你的

话刚说出口换楚源一脸懵了他忍不住轻笑出声凑到我跟前仰头看我

我什么时候说要分手了

我噙着泪偷瞄他你不会嫌弃我写这些吗

楚源漆黑的双眸紧紧地盯着我眉宇舒畅他的大手轻轻摩擦着我的脸颊声音沙哑

我为什么要嫌弃只是念央以后想要什么直接和我说就好了我会给你

我点点头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唰地一下脸又红了我的天啊他在表达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

脸呢不要了吗

楚源站起身来抬起我的下巴

摘掉眼镜的他神情中透露出一丝痞坏和戴上眼镜时斯斯文文的样子截然不同

有种斯文败类的感觉我心里冒出这个词时心脏突然加速了跳动

央央我喜欢你这样……早知道你喜欢野的我就不用装了

7

一大早我从被窝里自然醒来楚源还在熟睡又长又卷的睫毛落在脸颊上留下一层阴影

想当初也是被他这副满腹诗书气的模样迷倒戴上眼镜微微一笑温柔又体贴

想起昨晚的疯狂我的心微微一颤原来他比我还会装

我伸出手轻触他的鼻尖高挺的鼻梁有好看的弧度怎么可以这么好看真让人嫉妒

他柔软的唇瓣透出淡淡的粉色唇边已经长出细碎的胡茬这么看还挺有男人味的

眼前这个男人是我的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揉着被子轻笑出声

楚源幽幽地睁开眼刚好看到我来不及收回的得逞的笑突然他长臂一伸将我拽进怀里

头顶上传来他刚睡醒的沙哑的声音陪我再睡会

我缩在他怀里大气不敢出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胸肌怪好玩的

还要玩

楚源抓住我的双手压到头顶眼神透露着危险的信号

你你你……你之前那么安分怎么突然变成大灰狼了

没出息的我看着他侵略性的姿势又结巴了

之前以为你不经人事怕吓到你

我脸一红觉得特别不好意思那现在呢

现在发现了你也只是纸上谈兵

我……我仿佛受到了蔑视

没等我反驳他就将我拽了过去再睡会哪来那么多问题

不知什么时候又在他怀里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楚源已经穿戴整齐了

他弯腰凑在床前满眼都是宠溺累坏了吧今天就好好在家休息吧我先去上课了

我点点头将脸埋进被子里现在就连直视他都变成了需要勇气的事

哎呀呀好害羞

听到关门声确保他已经离开家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之间那相敬如宾的隔阂似乎在昨晚消失了

原来之前的距离就是我们有所保留的神秘感

那种无法言喻的亲密感原来如此美妙美妙到让人忍不住傻傻发笑

8

苏玫和严青坐在我面前像审视犯人一样看着我

一脸花痴笑容不止你有事瞒我们

苏玫嫌弃地看着我怼着我的脸问

这还用说吗红光满面的久旱逢甘霖了呗

到底还是严青厉害我忍不住笑出声姐妹们楚源真的好爱我哦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

严青翻了个白眼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打住单身狗拒绝吃狗粮

我也是单身狗了姐妹们苏玫摊开手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用安慰我我很好

严青像是找到了革命友谊上前抱了抱苏玫欢迎回归单身狗

怎么样今晚喝点去啊

嗯呢整点呗

她俩商量完回头看我怎么样要不要一起

我托着腮那我先去学校跟我家楚源说一声

瞧你腻歪的一个电话的事非得亲自去

这俩女人的白眼已经翻上天了但我不管我就想看看楚源就想腻歪

9

刚到母校校门口学校的保安大叔就认出我来了

念央你回来啦

是呀我又回来装一装学生嘻嘻

以前我没事的时候总会偷摸来楚源的课上旁听

楚源俨然一副跟我不认识的样子看他那样儿我就来气想着法逗他

我举起手楚老师我有个问题不明白

楚源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这位同学你哪里不明白可以直接问

您讲的我都不理解

楚源两手撑在讲台上深吸一口气估计在想回家之后怎么打我但抬起头却一脸心平气和你下课后来我办公室我给你单独辅导

当然回家之后他也没舍得责罚我

想到这些过往我忍不住笑出声

知道楚源下午有一节课我早早就在教室里占好了位置

学生们陆续走进教室整个阶梯教室几乎座无虚席

楚源拿着课本进来穿着我买的那件长款风衣那修长健硕的身躯架着风衣迈上讲台就跟模特走 T 台似的

他一下子就发现了我表情有些微的变化轻咳了两声开始上课

不得不说我家楚源上课的样子简直帅呆了

从容风趣台下的学生时不时发出笑声都是一脸崇拜

虽然他讲的内容我一点都不懂但不阻碍我犯花痴 

这是我家的男人我心里得意忘形捅了捅旁边男生

你说楚老师讲课这么好女朋友应该也很优秀吧

旁边的男生先是一愣随即笑着低头在我耳边说那肯定啊你看见没坐第一排那女生外院的系花就是楚老师的女朋友

我的笑僵在脸上看着坐在第一排的那位皮肤白皙扎着马尾的女生侧脸的轮廓优越到让人移不开眼

她托着腮看着楚源嘴角上扬的弧度都那么美好到位

他们……什么时候的事啊

挺早的了吧大家都知道啊你不知道吗

我之前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上课了

我说你怎么看着脸生呢同学加个微信呗以后楚老师的课我给你占座

这男生说着就掏出手机我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没带手机

没事你把手机号写这到时候电话联系

这家伙听不出来拒绝的意思吗现在谁还不带手机啊

不用了我也不是很喜欢他的课

话音刚落楚源的声音就从讲台上传来那位穿 hello Kitty 毛衣的同学我看你很久了要讲话出外面讲我在上课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脸上我感觉自己的脸唰一下就红了

但这一次是因为委屈羞耻

我木木地看着楚源想说什么却一句话说不出口

你不想上课也不要影响别人

眼眶迅速发烫我抓起包离开座位冲出门外

我怕自己再不走就会控制不住在这么多人面前哭那得多丢人

他是怎么了怎么变得那么冷淡这么不近人情

我会想起刚才那个男生说的话心里憋屈得很

10

兜着满腹委屈我在苏玫和严青面前整个人都丧了

清吧里的气氛其实还好歌手静静地唱着情歌唱到动情处我也忍不住红了眼睛一口一口的酒就往肚子里灌

严青拿下我的酒杯怎么了这是去的时候好好的回来之后人都蔫了

楚源可能外面有人了

苏玫刚喝的酒差点就喷出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不会吧楚源不是这样的人

我把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姐俩说了

苏玫捂住嘴天啊真想不到他是这样的人

我嘴巴一扁快哭了

严青连忙推了苏玫一把你就别添乱了

严青说完过来拽着我念央你和楚源这么多年了他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看在眼里是不是外边有人了你不能只听别人说得看看楚源怎么说怎么你安慰我们的时候思路那么清晰轮到你自己你就智商短路了呢

是嚯我一定是被醋意冲昏了头脑但他今天凶我是事实吧

可是他今天凶我他从来就没这么凶过我还当着这么多人

想到这个就委屈他那副和我不熟的样子看着就来气

你也知道楚源就是个学术型直男最看不得别人藐视他的课堂

苏玫点点头就是这事是你不对没事聊什么天啊

我噙着泪看着她俩很怀疑她们是不是被楚源收买了怎么事事都帮着他说话

你俩到底跟谁一伙的

跟你她俩倒是不约而同给了答案

严青抢过我手中的酒杯正因为是跟你一伙才知道你内心的真实想法你并不是真的想跟他分开对吧

真行不愧是这么多年的好姐妹

比我自己还了解我

见我不说话严青拿起桌上的手机行了也不早了我给楚源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你你俩回家好好聊聊

我没有制止严青她真的太懂我内心想要什么了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