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洛娇娇

我母亲的葬礼上,我看到了小三的儿子。

他一袭白衬衫,五官俊朗,满脸温柔的看着我。

我眼里闪过一丝报复,转而平静的看着他,声音软软的说。

[易轩哥哥你好~]

————

那一天,天上飘着毛毛细雨,好像连老天爷都在给我的母亲悲鸣。

毛毛雨飘落着我的脸颊,我看着眼前父亲的背影,以及靠在他怀里女人的背影,眼神有些呆滞。

一个白衬衫的男生抱着一束花,走到了他们身旁,女人从父亲的怀里直起身来,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我听见她声音低低的唤了一声儿子。

我的眼睛盯着那个男生,男生规规矩矩的将花束放到了母亲的墓碑前,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我觉得有些好笑和恶心,好笑他们把母亲逼死了又来假惺惺,恶心他们,母亲死了还不放过她,刚刚下葬就来恶心她。

等我回过神来,男生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替我撑起了伞,声音低低的说。

[怎么不打伞]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柔。

我沉默了一会,低垂在眼眸,眼睛里闪一丝恶毒的报复的光芒。

我抬头看着他,压低了声音,软软的说。

[等哥哥你来给我打伞啊]

我感觉我这十几年没有用的甜美声音,都用在了这句话上。

他愣了一下,可能是看现在的我实在是太憔悴狼狈,他很温柔替我拨开了脸颊上的一缕发丝。

[我叫沈易轩]

我当然知道你是沈易轩,李雅的宝贝儿子嘛,我听我爸念叨了多次,李阿姨家考上S大的那个学霸儿子嘛————害我妈妈抑郁而终,小三的儿子,沈易轩嘛。

不过我脸上并不表现出来,露出了一个非常甜美的笑。

[易轩哥哥你好~我是童乐]

我看到他的耳朵泛起了红,内心暗笑,我知道我好看,尽管此刻的我略有些狼狈,但是依旧挡不住我的美貌,何况我笑得那么多勾引人,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心动。

李雅,既然你恬不知耻,让我母亲抑郁而终,那我就毁掉让你满心骄傲的儿子,我们礼尚往来啊。

[儿子,我们回去吧]

李雅可能看到了沈易轩在我身旁,有些不情愿,赶忙走过来拉沈易轩。

沈易轩将手里的伞递给我,然后跟着李雅走了,我的父亲也跟着他们离开了,丝毫不管我这个女儿有没有跟上。

我看着他们三个宛如一家人的背影,内心止不住的苍凉,虽然早就不对他抱有希望了,可是看到这一幕心还是很疼,明明是我的父亲。

[妈妈,你等着,乐乐一定让她们都付出代价]

我深深的朝着母亲的墓碑鞠了一个躬,转身离去。

等我走出墓园,他们一家人已经坐到了车里,我上车的时候听见了父亲抱怨我怎么那么慢。

沈易轩本来是在外省学校里的,是被李雅逼着赶回来的,因为时间原因,直接从机场打车过来的,所以现在跟我们一起坐车回去。

回去以后沈易轩呆了一天就回了学校,我也为了接近沈易轩开始努力学习。

S大的分数线实在是太高了,我必须努力才行。

学校的人都在惊叹,我这个霸王花怎么开始学习了。

我以前一直是小混混,和那些狐朋狗友天天蹦迪,喝酒,从来没个正经,直到半年前,我无意发现了母亲手臂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

我问母亲,母亲只是摇摇头,说没事,不小心弄伤了,我怎么可能相信,我以为是父亲趁她不在家打了母亲,母亲不敢说。

我气急败坏的要去找父亲讨说法,说不行就报警把他抓走,母亲拉着我,不让我去找他,她被我逼急了才告诉我。

父亲在外面有小三了,就是那个隔壁的李阿姨,我当时世界观都坍塌了。

我原以为父母亲就算不是如胶似漆的小夫妻,但是起码相敬如宾,可是现在我竟然亲耳听到母亲说父亲出轨了。

——

不过其实想想,也能知道李雅是怎么勾引到父亲的。

我的母亲其实很美,只是不会打扮,而且人也实诚,不会说什么花言巧语来讨父亲欢心,她觉得婚姻就应该踏踏实实的。

而李雅不仅五官很好,还会打扮,会化妆,整天做造型,美甲,穿得非常时尚,而且她非常懂得男人的内心。

她会讨好父亲,会偶尔的示弱,让男人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而且她很懂浪漫,经常带父亲去一些母亲不会去的地方。

……

李雅是一年前搬到我家隔壁的,母亲告诉我,她偶尔会来找母亲唠唠家常,后来她来找母亲的时候碰巧见到了父亲,李雅当时打趣道。

[还是姐姐你命好啊,不像我,老公英年早逝,自己带着个儿子]

后来,好像李雅每次来的时候父亲都会在家,李雅经常在她们面前说沈易轩是多么的优秀,我放假回家父亲也总是拿我和沈易轩比。

但是当时的我只是把他当做陌生的男生,比就比吧,又不是少一块肉,不予理会。

母亲有一天下班,想着去逛逛,给我买几件新衣服,但是她看见本应该在加班的父亲牵着邻居阿姨——李雅。

她愤怒的上前拉开他们,父亲愣了一下,转而满脸的恼怒,没有因为奸情被母亲撞破而感到羞愧。

母亲愤恨的嘶吼着,父亲觉得丢脸狠狠的甩了母亲一巴掌,然后转身安慰着李雅。

[别担心,你先回去吧]

然后拽着母亲回了家,母亲再愤怒力气也没有父亲的大,就这样硬生生的被父亲拖回了家,回车上的路上,别人来阻止父亲就说自己的老婆有神经病,就这样,一路上再没有一个人阻止。

母亲回家,控制不住的砸了一个花瓶,被父亲一巴掌打坐到了地上,因为哭得太久,嗓子沙哑,无声的抽泣着,眼泪吧嗒吧嗒的低落到地板上。

父亲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母亲,冷冰冰的说。

[我们暂时不离婚,乐乐高三了,马上要高考了,等乐乐高考完,我们就离婚]

然后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那一天他一夜没有回来,甚至后面基本上不着家,他总是在放假的时候都在家,因为我会回来,他不想让我知道太多。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好的父亲还是不是,如果是,那为什么现在只在乎别人的儿子,而不在乎自己的女儿,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还要在乎,我高考的心态呢。

我知道父亲在外面有小三,甚至将母亲逼得了抑郁症这件事情非常的生气,可是母亲求我不要去找他的麻烦,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那么卑微的爱着老爸。

但是我担心母亲的抑郁症会让她继续自残下去,我家干脆请了长假在家陪她,反正我成绩不好,又爱混,老师根本不管。

父亲并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出轨的事情,我在家的每一天他都会按时下班按时回家,然后在我的面前,扮演好一个好父亲,只是他在我面前,夸沈易轩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我其实想问问他,到底谁才是他的孩子,还是当后爸比较过瘾?

在家呆了一个星期,我就被母亲赶回学校了,但是我根本学不进去,整天都担心父亲夜不归宿,会导致母亲抑郁症更加严重,浑浑噩噩的过了半年,终于还是等到了母亲喝农药自杀的消息。

我赶回家,到医院的停尸间里,掀开白布,看见了脸上苍白的母亲闭着眼睛,静静的躺在我的面前,我将白布又掀开了一些,拉开母亲的衣袖,她手臂上的伤痕更多了,更加触目惊心了。

我的泪水不受控制的从脸颊滑落,我趴在她的身上,抽泣着。

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要死也是李雅那个贱人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明明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自己折磨自己。

我不是那种墨守成规的人,所以我很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样,难道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了吗?

——

我本来是很聪明的,只是我觉得学习没有意思,所以我从来没有认真学习过,只剩下半年就要高考了,我必须拼尽全力。

我开始每天泡图书馆,开始每天跑办公室问老师,开始不停的做题,好在我非常聪明,经过不懈努力我考上了S大,和沈易轩一个学校。

放暑假了,沈易轩已经二十多了,而且他家本来就是A市的,只是因为李雅老公死了,她在婆家呆不下去了,才带着沈易轩回到从小生活的城市的。

重要的是他跟李雅说和我爸住在一起,他会觉得不舒服,所以为了方便,李雅就给他在A市买了房子,他放暑假也没有回来过。

所以我整个暑假都没有看到他,更没有机会接近他,还好我的高考成绩可以进入S大,否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近他,毁掉他呢。

开学那天……

[学妹我来帮你]

沈易轩非常温柔的提起了女生的行李箱,然后往学校的女生宿舍走去。

本来他们是大三的不需要提前过来,不过他是学生会的,所以要过来给新生准备新生欢迎会,所以就提前过来了,顺便被派过来给学妹们搬行李。

我进了校门,扫视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沈易轩,此刻的他正提着一个女生的行李,女生在他身后跟着,脸有些泛红。

我眯了眯眼睛,有些不悦,从帮我提行李的学长手里拿过我的行李箱,朝他道了谢,然后朝他的方向白追了过去,帮我提行李的学长在身后有些不可置信,因为我是提着行李箱跑过去的。

[学长,你是不可以给别人提行李的哦]

我将行李推给他,笑得有些天真无邪。

[可是……]

沈易轩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为难的看了旁边的同学一眼。

女生有些不悦的瞪着我,实在是沈易轩太帅了,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他吧。

[学长,你可以帮这位同学提一下行李吗]

我朝着刚才给我提行李的学长说,学长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朝着我们走了过来,那个学长将沈易轩手里的行李箱拿了过去。

女同学看着学长将自己的行李提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跟着学长离开了。

[学长,这下不能拒绝乐乐了吧]

我笑眯眯的抬头看着他,他太高了,想要直视他只能抬头,只有对视才能勾引他啊。

我看见他的耳朵明显的泛起了红,其实我可以不用特意打扮就很好看,但是我怕遇见他。

为了能勾引他,我专门打扮过的,画了伪素颜妆容,专门做了头发,穿了男人都喜欢的清纯小白裙,妥妥的小白莲。

[行吧]

沈易轩沉默了一会点点头,帮忙提着行李上了楼。

我跟在他的身旁,阳光打在他英俊的脸庞,有那么一瞬间,我是心动的,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

沈易轩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等到了宿舍门口,他放下行李然后作势想离开。

[学长,我们都没有联系方式呢]

我拦住了他歪头朝他露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

[这……]

沈易轩抿了抿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的眉头蹙了蹙,心想难道他有女朋友了?要是真的有女朋友,那可就会麻烦很多。

[学长别多想啊,我只是在这里无亲无故的,就认识你一个人,我想着,若能相互有个照应,也是好的]

我故作轻松的对他说。

[那……行吧]

沈易轩想了一会拿出手机,将码递到我面前。

[谢谢学长今天帮我提行李,下次我请学长吃饭哦]

我扫完码,跟他说完话我不等他回答,我进屋关上了门,不容他拒绝。

我是第一个来的,后面的舍友陆陆续续的来了,沈易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反正我的大学生活是开始了。

[天呐,我快累死了]

操场上正在跑步的我听见了身旁夏微的抱怨,夏微是我来大学里面交的好朋友,我之前高中的时候比较混,朋友都是些狐朋狗友,她们是考不上S大的。

[确实,而且好热,我感觉我防晒霜涂少了]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感觉嗓子有些干哑。

[乐乐快看,学生会会长哎]

夏微的声音不像刚才那样萎靡,倒是有些像打鸡血了。

我抬头看去,只看见沈易轩一袭白衬衫,正在跟身旁的人说着什么,脸上满满的都是温柔。

可能他就是这种——伪君子,对谁都是那么温柔,一副谦谦君子的做派。

他越是这样优秀,这样出淤泥而不染,我就越是想毁了他,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的打击他亲爱的妈妈啊。

我盯着他离开的背影,一时间忘了自己军训,在烈日下奔跑时的那种口干舌燥已经荡然无存。

[微微,我头晕,给教官说一下,送我去医务室吧]

我停下奔跑的脚步,拉住了夏微的手,作势虚弱的往她身上靠。

[好,我先去给教官说一下,你等等我]

夏微先是愣了一下,将我扶坐到了跑道外面不远处的椅子上,然后她朝着教官的方向跑了去。

夏微表情有些急切,对教官说了几句,然后指了指坐在椅子上,好像很虚弱的我,然后教官跟着她走了过来。

[同学你不舒服吗]

教官站在我面前问道。

[嗯,我头晕]

我作势甩了甩头,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我知道,我现在缺水,嘴巴一定干涩得厉害,再加上我这有气无力的声音,教官肯定会同意我去医务室的,果然不出我所料。

[那行吧,找个人送你过去]

[夏微同学送我去就好]

我朝着教官说。

[行,今天给你批一天假]

教官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

[乐乐,你可真有办法,居然想到了装病]

夏微扶着我去医务室的路上说到。

[我没有装,我是真的头晕,只是没那么严重]

我因为母亲的事情作息不规律,不按时吃饭,身体已经垮了,现在太阳那么大,又要跑步,我是真的有些受不了,只不过没有到那种有气无力的地步而已。

[这样啊]

夏微点点头,扶我的动作跟用力了,她可能怕我摔倒。

进了医务室,夏微一只手扶着我一只手推开了门,里面的三人不约而同的回头,里面不仅有医务老师,还有两个男生,其中一个是——沈易轩。

我知道他在这里,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倒是沈易轩愣了一下。

虽然我们俩现在有算得上是,兄妹?但是他并没有对我有什么特别,从上次开学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见他。

[好巧啊,学长]

我‘虚弱’的朝着沈易轩唤了一声。

沈易轩点点头,脸上依旧和平常那样温柔。

[老师,我朋友她头晕,你给她看看吧]

夏微一边将我扶往椅子那去坐着,一边对医务老师说。

医务老师,放下和沈易轩他们的谈话走了过来,给我简单的检查了一下。

[没吃早餐吗?]

[早上起晚了,没来得及]

我弱弱的说,有些像犯错的小孩子。

[同学你有些低血糖,以后记得按时吃饭,现在要不先输个葡萄糖,最好是给她买饭过来,让她补充一下]

医务老师一边说着一边往放药的房间里去,放药的房间和医务办公室是连着的,隔了一堵墙,在办公室有门直接进药间。

我偷偷的给了夏微一个眼神,她了然。

[咳,乐乐,我去给你买饭过来吧]

她不等我回答又对沈易轩说。

[学长,麻烦你先替我照顾我的好闺蜜了]

说完朝沈易轩投了一个拜托的眼神,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心里暗暗给夏微竖了一个大拇指,果然好闺蜜都是心有灵犀,看一眼就知道我的目标是沈易轩。

医务老师出来的时候夏微已经离开了,他让我去往隔壁病房去躺着输,说这样会好受些。

我作势先起来,又无力的坐了回去,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医务老师是一个二十五、六的男人,好像是过来实习的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还挺帅,穿着白大褂,还挺有禁欲系男神那味的。

他看到我那‘虚弱’的样子,准备过来扶我,但是沈易轩抢先一步。

我心里还挺高兴,不管是不是因为好闺蜜的嘱咐,反正我现在有接近沈易轩的机会就行。

我得寸进尺的软趴趴的往他身上靠了靠,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因为我的靠近僵了一瞬间,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

他将我扶到病房的床上,让我躺下以后就退开了,让医务老师给我扎针。

实际上我还挺害怕扎针的,在医务老师拆针的包装袋的时候,我就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命运的制裁。

但是我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我,我睁开眼睛,沈易轩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另一边,正握着我的手,好像在无声的安慰,让我不要害怕一样。

我感觉我现在内心挺复杂的,他这人也太中央空调了吧,这么对谁都那么温柔,因为夏微说让他帮忙照顾一下自己,用得着这样嘛。

不过我也只是想想,他愿意接近我,我当然乐意之至了,我朝他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说来也奇怪,这一次扎针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疼,以前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想想自己蛮幼稚的,都快二十的人了,怎么还怕扎针这种小事情呢。

沈易轩是和同学一起过来拿资料的,但是因为夏微说的话,老师就只叫走了和沈易轩一起过来的男生。

医务老师和沈易轩的同学一走,病房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我感觉得到他有些不自在,我倒是镇定自若,毕竟,我的目标就是接近他呀。

我虽然开学那一天就加了他的联系方式,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聊天,而且这段时间军训好累,我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躺在宿舍里,不动弹。

要不是今天见着他了,我真的不想在军训期间去接近他,太累了,没有多余的精神啊,不过见到他,我的报复心就被激了起来,完全不累。

[易轩哥哥,你暑假怎么没回去啊]

我半靠着床头,声音低低的问他。

[学校让我们提前找好要实习的公司,所以暑假没回去]

沈易轩沉默了一会说到,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柔。

[这样啊]

我当然知道他是忽悠我的,他主要是不想和我还有我爸多接触。

[那易轩哥哥有没有想好去哪里实习?]

我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沈氏吧,毕竟附和我的专业,还是A氏顶尖的公司]

沈易轩刚说完他的电话就响了,我自觉的闭上了嘴,沈易轩看了一眼手机就拿着手机出了门。

我坐了起来,下了床推着输液杆,(输液杆有轮子,可以推走,不用手拿)到了离门比较近的桌子去倒水喝。

我看着杯子里的水,眼神有些晦暗不明,透过玻璃,我看见沈易轩似乎已经挂了电话,正准备开门进来。

我‘艰难’的撑着桌子,手有些颤抖的将水杯往嘴巴抬,手抖得厉害,水洒的大衣服上。

我看见沈易轩进来了,放下水杯,有些着急的想擦掉胸口衣服上的水,我太过着急,本来‘艰难’撑着桌子的手,一个没撑住就往地上倒。

好在沈易轩眼疾手快的将我捞进了他的怀里。

[怎么下床了]

沈易轩一只手推着输液杆,一只手将我半搂着扶到了床上,温柔的声音里面有一丝关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口渴了,可是看到易轩哥哥在忙,没好意思打扰你,但是好像又麻烦到你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湿掉的衣服,像个犯错的小孩一样低垂下了眸子,脸有些发烫。

沈易轩也顺着我的视线看了一眼,就一眼,他的脸颊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了红晕。

我本来穿的是军训服,但是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就脱掉了,现在上身就穿了一件白色的体恤衫。

刚才水‘不小心’洒到了我的胸口上,衣服湿了,体恤现在已经贴在了胸口,某个地方有些若隐若现,我想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想入非非吧。

[我不忙,你身体不舒服,有什么尽管叫我]

沈易轩不自然的咳了咳,然后将被子往上拉盖住了我的胸口。

[还想不想喝水了?我去倒]

不等我说话,沈易轩已经自顾自的,将刚才那杯水倒满,然后递给了我。

我心里满是疑问,大哥你不是男人吗,难道我这么明显的勾引,你看不出来?嗯?

我个人觉得,我本来就长得不错,而且还那么有青春活力,主要是,我都主动了,应该,不会有人,拒绝吧?

但是这个沈易轩是怎么回事,就是不开窍?

[谢谢易轩哥哥,哥哥真好]

我心里想的自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我接过沈易轩的水,朝他露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

我轻轻的抿了一口水,其实我现在不渴了,刚才站在桌子那里看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喝了好几杯了,都要饱了。(夸张的说)

我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手,眉头微蹙,难道真的有女朋友?

[易轩哥哥,你这么好看的人,女朋友应该也很漂亮吧]

我抬头看着他,轻轻的笑着。

[我,还没有女朋友]

沈易轩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咳坐回了一旁的沙发上。

[这样啊,那我们挺有缘分的,说不定我以后就是你女朋友呢]

我听了他的回答顿时轻松了很多,没有女朋友可就方便多了,有些事情不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嘛。

[咳咳咳,是,是吗]

沈易轩被口水呛了一下,有些尴尬的反问。

[当然了,你妈妈和我爸爸不就是因为缘分在一起了,没准我们更加有缘分,亲上加亲呢]

[而且,那么巧,我考上了你在的大学,这不是说明,我们命中注定吗]

我半开玩笑的打趣到。

沈易轩有些不自在的抿了抿唇,不好在说些什么,好在夏微推门进来了,打破了他的尴尬,沈易轩连忙起身告别离开了。

[没想到看你平常对男的没兴趣,现在到挺主动]

夏微一边将餐桌推到床边,把筷子递给我,打趣的说。

[有趣的人,自然值得我主动]

我笑着接过她递过来的筷子。

我一边低头扒拉着饭,心里暗想,等军训过了我在好好会会他,这段时间懒得多费时间去接近他。

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军训过后的新生欢迎会上,新生欢迎会的时候,学生差不多都已经返校了,人比较多有比较热闹。

先是校长,还有老师们发言,然后学生会会长上台发言,然后就是新生代表。

马上到沈易轩发言了,我靠在椅子上,有些无聊。

[马上到沈学长发言了,你不是有兴趣嘛,仔细看呐]

夏微推推我。

[确实应该仔细看看]

我笑着直起了身子,朝着舞台上专注的看去。

沈易轩站在台上,他温柔的嗓音通过话筒传遍了整个礼堂,灯光将他笼罩着,我觉得好像天神下凡。

我叹了一口气,如果,你不是李雅的儿子的话,我可能真的会爱上你,可惜,没有如果。

我想得出神,沈易轩结束发言了我都没有发现,是旁边的夏微推了推我,调侃我。

[不是吧,人家就读篇稿子,你至于花痴得如此入迷嘛]

[我哪有,是你这个家伙想太多]

我捏了捏夏微的脸。

夏微笑嘿嘿的扒拉我的手。

夏微拉开我的手,眼神往角落里看看,又看看我,在跟我说,沈易轩坐角落里了,让我把握机会。

[走了]

我朝她挑挑眉然后起身朝沈易轩走过去。

正好沈易轩坐在角落,旁边的位置是空的,我毫不客气的坐到他的身旁。

[学长,等一会,晚会结束,我请你吃饭吧]

我坐下以后侧过脑袋看着他,笑盈盈的说。

有人的时候我都是叫学长的,我暂时不想人家知道我们的关系。

[不用,我不饿]

啧啧啧,怎么感觉这个沈易轩在刻意疏远我?咱俩谁跟谁啊,客气什么,真的是。

[学长,你上次帮忙,我叫说请你吃饭的,你可不能让我,言而无信呀]

我的声音透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倔强。

[行吧]沈易轩沉默了一下,好像在心里挣扎了一会才答应了我。

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沈易轩跟人打理现场了,让我先出来等他。

我出来走廊以后靠着墙,低头刷着手机,实际上我有些心不在焉,眼神总是不受控制的往礼堂的方向瞟。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他才从礼堂里面走了出来,我看见他出来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泛着光芒。

[真请我吃饭啊,居然等那么久,我还以为你早走了呢]

难得沈易轩这种谦谦君子也会打趣人了。

[怎么会,易轩哥哥那么帅,能请你吃饭,那可是我的荣幸]

我很自然的挽上他的手臂。

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僵了一瞬,不过好在没有甩开我的手。

我们去了一家本市同学推荐的民风餐馆,还挺古朴,里面的装饰都是古香古色的,老板的品味应该很不错。

等菜上齐了,我要了一瓶白酒,借着高兴的理由喝了点,沈易轩是劝我不要喝的,但是我比较犟,说我都快二十岁的人了,喝点酒没事。

吃完饭他把我送回了宿舍,我心里暗暗腹诽,这个真的是很不上道,我都这样了,居然把我送回了宿舍,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要不然让你朋友下来接你吧]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