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洛娇娇

宿舍楼下。

我喝了一些酒,现在正软趴趴的靠在沈易轩的怀里,他只能半楼着我,他没有办法送我回到宿舍里面,但是又担心我走不好摔倒了,于是跟我说。

我抬了抬眼皮,撇撇嘴,还真的把我送回来了,算了,不开窍的狗男人,我挣开他的怀,稳了稳脚步,笑嘻嘻的看着他。

[你怎么了?]

他可能是看到我笑得有些花痴吧,疑惑的问我。

[没什么,晚安易轩哥哥]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然后不顾他满脸的震惊,逃也似的跑回了宿舍。

你肯定奇怪我喝多了怎么还跑那么快,我喝多肯定是装的啊,不然怎么顺理成章的躺他怀里,怎么装小白花。

我回到宿舍,宿友们都不在,可能都去约会去了吧。

我透过窗户看到沈易轩还站在楼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他好像手正在抚在唇,想不到,沈易轩还是个纯情男生?

我洗漱完出来的时候沈易轩已经离开了,我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本来想跟沈易轩来个一夜情,然后曝光他是我爸老婆的儿子,这样乱.伦估计也能让他名声狼藉,然后我在一步步瓦解他击溃他,毁掉他,不想他竟然不上道。

不过这样也好,也不用出卖了我自己,就从他的感情入手,这样想着我心里好受了些,就这样安稳的睡着了。

第二天喝了酒的原因我起晚了,被夏微拉起来洗漱完,然后匆匆去了教室。

找了位置坐下以后,夏微凑近我,满脸八卦的模样。

[昨天怎么样?]

想到沈易轩那张满是温柔却无比疏离的脸,我就忍不住撇撇嘴。

[不开窍]

[就你这样的主动了,他都不心动?]

夏微压低声音有些惊讶,不过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一般的自言自语。

[不过沈易轩那么帅,可能眼光更高吧]

[管他呢,反正还没有女朋友,眼光高,就给他拉到我脸上]

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说的。

[对了,微微,你认不认识学生会的人?]

我想了想低声问夏微。

[认识的,我姐就是学生会的,你不会是要进学生会吧]

[嗯嗯,帮不帮?]

[能不帮哦,咱俩谁跟谁啊,下课把你介绍给我姐]

夏微说着就低头发消息了,我看到是给她姐姐发的,发完抬头感叹。

[你是真着了沈易轩的道了]

我轻笑着继续听课,没有再说话。

然后夏微就带我去见了她姐姐,我要接近沈易轩只能进学生会,但是进学生会需要学长学姐的推荐,所以我只能麻烦夏微了。

夏微的姐姐在学生会还是有话语权的,所以我进去也没有多麻烦,得到能进去的准信以后我请她们两姐妹吃了顿饭,表示感谢 。

[大家好我叫童乐,大家可以叫我乐乐]

我站在学生会的会议室里介绍着自己,然后就被人拉着去找了一个位置坐。

沈易轩大概是因为被我偷袭,亲了一下,看到我的时候耳朵有些不自然的泛红。

我天天跟着他,上完自己的课程就去他的选修课上旁听,我总是霸占着他身旁的位置。

他喜欢去图书馆,我就偷偷过去跟他偶遇,然后顺理成章的和他一起泡图书馆,趁机美貌攻击一番。

就这样我跟着他一起渡过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学期,快学期结束了,校方组织了一场关于历史的演讲比赛。

以前毫不意外,肯定是沈易轩第一名,毕竟沈易轩是学神来的,但是今年不一样,有我童乐啊。

我不动声色,跟着他泡图书馆,我问了他很多的历史知识,还有他的想法,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对我没有任何防备,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一边和他讨论,一边找了专业的历史教授来请教,不断的查阅着资料。

我的稿子有很多专业的知识还有沈易轩的想法,并不是偷他的想法,这些想法都是我们一起讨论出来的,不算偷。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不出所料,我拿了第一,但是我并没有在沈易轩脸上看到失落,甚至还夸我厉害,满脸宠溺。

让我浑身充满了恶寒,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难道是伪装得太好?

放假的前一天,沈易轩约我第二天去游乐园,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为了更加接近他,我答应了。

第二天他早早就在楼下等我了,宿舍里的舍友都回家了,人家都要爸妈来接,下午一放假就走了,只有我这个爹不疼娘不在的人还在宿舍。

我洗漱完画了一个纯欲妆,穿了一条白色加绒裙,外面套了个羽绒服才下了楼。

他站在雪里,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鼻尖因为冷空气有些泛红,但是还是阻挡不住沈易轩的帅。

我刚下楼,沈易轩就朝着我走了过来,看着我的穿着,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热奶茶递给我,然后把脖子上的围巾围的我的脖子上。

[怎么穿那么少?]

他说着温柔的揉揉我的头,我看着他那眼睛里快溢出的宠溺,垂下眼眸看着脚尖,没有回答他的话。

我想,应该快能收网了。

见我不说话,沈易轩将奶茶拿回去,插上吸管又塞进我的怀里,拉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揣进他的口袋,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总是给他暧昧的信号,但是从来不表明我们是否算在一起,他表白我也是含糊其辞,不拒绝不答应,就这样给他糖吃但是就是晾着他。

他带着我在游乐园玩了很多游乐设施,我当时真的很开心,很久很久,没有那么开心了,他给我拍了很多我玩游乐设施时候开心的照片。

一天下来,刺激的,浪漫的,恐怖的,我们通通玩了一个遍,吃完晚饭,回去的时候我懒洋洋的趴在他的背上,他背着我,准备送我回宿舍。

[易轩哥哥,我今晚,不想回去了]

可能是我以后要做的事情会很残忍,我于心不忍,亦或者是,我真的对他情不自禁,更有可能是因为今天玩的开心的事,我竟然说了这种荒唐的话。

[你还小]

沈易轩沉默了好一会才说。

[我已经成年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真的不想回去了]

我的声音软软的,下巴撑着他的肩膀,有意无意的朝他的脖颈吹气。

沈易轩还是犹豫,在我的再三央求下,他终于带着我开了房间,他把我送到房间以后是想离开的,但是我已经昏了头了,怎么可能让他离开。

我将门碰上,霸道抵在门上,接将他圈在中间,不等他反应我用手圈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头往下带,他太高了,我一直垫脚亲,太累。

我有些生涩的吻着他,他身体僵住了一会,僵硬的掰开了我搂着他脖子的手,将我推开了一些,眼神深邃的看着我。

[乐乐,你确定你不会因为今天的事情后悔吗?]

他的声音沙哑得厉害,呼吸也有些局促。

[我从来不会后悔]

我笑了笑重新吻了上去。

沈易轩化被动为主动,打横将我抱到了床上,急促的脱掉了衬衣,欺身而上。

他的吻很霸道,似乎想掠夺掉我所以的气息,在我快喘不过气的时候他松开了我,一路往下。

结束以后我非常的累,但是想到还没有卸妆,往沈易轩怀里蹭了蹭。

[人家好累啊,可是人家还没有卸妆呢]

我现在真的是有气无力,软趴趴的了,没想到这种事情第一次竟然那么痛,早知道不便宜这家伙了,怪自己年轻,不懂事。

[我帮你吧]

沈易轩的手指撩拨了一下我的头发,然后亲亲我的额头,起床去浴室了,呆了好半天才出来。

他出来把我抱进浴室,放进满是热水的浴缸里,然后去我的包里找了一个卸妆湿巾。

他让我闭着眼睛泡着就好,他给我卸完妆,然后我随便洗了身子就出来躺在了床上。

沈易轩把我放到床上给我盖好被子以后自己也去洗了一个澡。

我基本上是沾到床就马上睡着了,等沈易轩洗澡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和周公约会了,他只是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将我圈在怀里,然后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我就回了家,沈易轩并没有和我一起回去,他过年得在他爷爷奶奶这边过。

虽说他爷爷奶奶看不上他妈妈,但是他毕竟是沈家的独孙,他们不可能不在乎。

沈易轩经过那一天晚上,对我感觉温柔了,甚至很黏人,只要有空就给我视频,总是说些肉麻的话,真的是一点都不像他这个人会说的话。

我在家自动忽略了李雅,不给她好脸上,但是也暂时没有跟她闹翻。

我知道,如果闹翻了,我爸爸肯定向着她,那么我,这个年,就会无家可归。

过完年我急匆匆的就回了A市,本来是要自己住宿舍的,但是沈易轩不放心,说宿舍只要我一个人不安全,就让我住到了李雅给他买的房里。

他暂时会做他爷爷奶奶那边住,所以我也欣然接受了,沈易轩在我住进来没几天就回来了。

我本来想搬回宿舍的,但是他搂着我的,柔柔的让我别搬,再三保证会把我伺候好的,我耐不住他的撒娇,只能留下来了。

还没有开学,沈易轩带着我去爬山,海洋馆,看电影,泡温泉,看演唱会,逛夜市,好像想把所有情侣之间会去的地方都带我去一遍。

开学了,我搬回了宿舍,虽然沈易轩很舍不得,但是还是尊重我。

搬回去那一天,他将我圈在怀里,久久不松手,好像一松开,我就跑没影了一样。

但是我们其实也没有什么影响,甚至关系更好了,他总是在我们泡图书馆的时候给我一块甜品。

有什么好吃的第一时间带我去尝鲜,有我喜欢的演唱会他立马买票,还介绍给他的朋友们,骄傲的说。

[这是我女朋友,童乐]

其实光看沈易轩的外表根本看不出来,他是那么的黏人,他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黏在我的身上。

虽然他黏人,但是我也乐在其中,有人对我好,我是很享受的,我们这种融洽的气氛结束在我去沈氏实习以后。

我在沈氏实习的事,是沈易轩帮忙,沈氏这次招实习生比较广泛,A市每个大学都可以有一个学生。

我们大学也一样,本来定了沈易轩的,但是我撒娇让他让给了我,很多需要注意的事情他也很贴心的告诉我。

其实我开学也才大二,根本不着急实习,但是,我就是要跟他抢啊,谁让人家也愿意惯着我呢?

我在沈氏实习以后,我就像变了一个人,不再回他的消息,对于他完全冷处理,会经常去泡吧。

现在他就在酒吧门口把我逮了个正着。

[乐乐,你现在怎么回事]

沈易轩将我从男人怀里拉出来,语气有些责怪我的意思。

我抬了抬眼皮,嘲讽的朝着他笑了笑,推开他,靠回了男人的怀里。

[沈易轩?你以为你谁啊,老娘根本不喜欢你,玩玩你而已,有必要那么认真嘛]

[乐乐,你喝多了,我不跟你计较今天的事情]

沈易轩说着还想来拉我,被我一把甩开了。

[我没喝多啊,我说的是实话,我接近你,只是为了实习的名额而已啊]

我嘲讽的看着他,勾起了一抹笑容。

[我不相信]

沈易轩脸色沉了沉。

[乐乐,跟我回去吧]

沈易轩近乎哀求的语气。

[回去,我回去干什么,我今天要和小哥哥,夜战啊]

我将沈易轩往外推了推,不知他是因为推的一下还是因为我的话,他踉跄了几步。

[你到底对我是什么意思]

他攥紧了拳头,咬着牙,在影忍着他的怒火,我看他一副想打我旁边这个男人,但是又怕我拦的样子,无所谓的耸耸肩。

我经过那么久的相处,还是明白他在想什么的,他怕我拦了受伤,又怕我会偏向男人,这样他会输得彻彻底底,不敢动手。

[什么意思?腻了,利用完就扔呗]

我没什么语气的说。

[你认真的?]

沈易轩的声音有些颤抖的和我确认。

[嗯哼]我朝他挑挑眉,表示现在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嘛。

[怎么,你还想陪我们,一起去酒店?]

见他还不走,我借位亲了身边的男人一下,转头用打趣的语气问他。

沈易轩攥着拳头,我感觉他身体有些发抖,眼眶微红,在我讽刺的眼神下离开了。

沈易轩一离开,我本来还有些迷离,现在恢复了清明,挣开男人的怀抱,推开他,让他离我远一点,男人反驳了我一下,我把钱递给他,他就走了。

我看着沈易轩离开的方向,自嘲的笑了笑,其实看着他离开时凄凉的背影,我是心软的。

我们相处的这段时间,他简直是把我当公主一样贡着了,从来不给我吵架,偶尔我无理取闹一下,他都是马上哄我,然后加倍对我好,可以说他在我面前很卑微。

其实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投入得那么快。

虽然我这段时间对他是心动的,但是我不会允许我喜欢他,甚至爱上他,我不能对不起我的妈妈。

想到她那张苍白的脸,还有满身刺目的伤痕,我就感觉坚定了,闭上眼睛,不去想沈易轩离开的样子,转身去酒店开了房间。

我洗了澡就睡着了,沈易轩也没有打电话打扰我,只是给我发信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他在等我,他想和我好好谈谈。

我放假的第一天沈易轩就说,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住宿舍,想让我和他一起的,但是我现在都计划着分手了,就没有住在一起,显然,他说的等,是在宿舍门口等我。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回了他四个字‘我们分手’

沈易轩那边沉默了,我洗漱完直接去上班了等我下班回宿舍的时候。

我本以为早已离开的沈易轩站在宿舍楼门口,他是背对着我的,我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垃圾桶的烟灰缸早已经堆满了烟头,我记得沈易轩不抽烟啊,但是谁没事在女生宿舍门口抽那么多。

我并不想搭理他,自顾自往楼里走,在我快踏进大门的时候被他拉住了。

[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老婆]

他的声音沙哑得厉害,声音里满满都是哀求。

我闭了闭眼睛,掩去眼里的情绪,回头淡淡的看着他,但是他身上浓烈的烟味还是让我眉头皱了皱,下意识想往后退。

他却不给我退路,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腕,眼神紧紧的盯着我,希望我和他解释我昨天是喝多了,我觉得就他现在这个状况,我说什么他都相信。

才一天不见,他竟然变化那么大,身上烟味大就算了,脸上竟然也冒出了泛着青色的胡茬,眼睛里布满红血丝,眼眶黑黑的,神情疲惫不堪。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了,老婆?]

他的声音软软的,就好像以前他哄我的时候一样。

[你没做错,错的人不是你,我腻了,不想陪你玩了]

我淡淡的抬眼看着他。

[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我狠绝的对他说。

他的眼神呆滞了一瞬,我感觉他可能下一秒就要崩溃了一样。

我又是十分不理解,我们才相处了一年而已,有必要这样嘛,他对我真有那么爱?可能只是伪装得太好,我心里默默的想着。

[童乐,你说这句话,真的不会后悔吗]

他沉默了很久才缓缓的开口。

[不会啊,我从来不后悔]

我轻松的耸耸肩,我平常那些只不过是作秀,真的心动我肯定会及时止损的,我不会让自己对杀母仇人的儿子产生感情。

[好,我听你的,我以后都不打扰你了]

沈易轩将我拉进他的怀抱,紧紧的抱着我,就像开学的时候一样,舍不得松开,怕我逃跑。

我的脸就埋在他的胸口,他身上的烟味很浓,但是靠近了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那是他身上专属的味道。

他身上的味道其实我是依恋的,我想大概是习惯了。

过了好一会,他依依不舍的把我松开,让我上楼,然后转身走了,我回到宿舍往楼下看的时候,楼下已经没了他的人影。

看他那一副爱得极深的样子,我还以为会纠缠我多久呢,就这么离开了,显然他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爱我。

很平静的上了一段时间的班,公司迎来了新的总裁,说是董事长的孙子,是个大学生。

总裁来的那一天,董事长开了一个集团会议,我看见了站在台上侃侃而谈的沈易轩。

他好像从失恋的情绪里面恢复了过来,又变成了那意气风发的模样。

我看到他,我瞬间崩溃了,他是沈氏的总裁,那我还怎么报复她,我已经收集到了很多她逼死我母亲的证据,只要一发,她肯定身败名裂。

可是现在,沈易轩是沈氏的总裁,沈家唯一的孙子,就算沈家不待见李雅,但是毕竟是沈家的儿媳妇,肯定会出手的。

我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我去酒吧的时候看到了一堆女人簇拥着的一个男人。

听人家说是顾祁言,姓顾,不就是和沈家齐平的顾家,想必和顾家有一定的关系,我这样想着谋划了一场‘偶遇’

我在他出酒吧的时候,碰瓷了他的车,眼睛里都是水雾,我相信肯定是,我见犹怜吧。

果然,男人把我带上了车,我明里暗里打探了他的身份,不出我所料,是顾家的,而且身份毕竟高的那种。

男人比我大6-7岁的样子,整个人都散发出成熟的气息,他身上的气息冷冷的,着时让人感到害怕。

但是我现在没有办法了,只能迎难而上啊,他问我去哪里。

我咬了咬牙,倾身挽住他的手臂,声音软软的,因为喝了酒的原因,竟然像撒娇。

[哥哥,人家不想回去了]

男人似乎被我的话惊到了,冰冷的脸呆了一瞬间,随即轻笑。

[小小年纪,知不知道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种话可是会让人遐想啊]

[我知道啊,我就是对哥哥你有意思,难道我吸引不了哥哥你吗]

我纯纯的朝他笑着,吻上了他的唇。

他僵了一下推开了我,眼里有些戏谑。

[你成年了吗,就这么撩拨人]

[成年了啊,二十一了]

我保持着亲的的动作,笑容有些灿烂。

[好,我们换个地方]

顾祁言在我的唇上盖了个章,将我的身体推回座位,把我系上安全带,然后开车带着我回了酒店。

一夜疯狂,作为报酬顾祁言给我公布了李雅逼死我母亲的证据,有她在医院对我母亲的冷嘲热讽,还有母亲在商场门口遇到他们被父亲打一巴掌的画面,诸如此类,数也数不过来。

顾祁言出手,不管谁撤热搜都没撤下来,还买了很多水军让这件事更加火热。

我也知道我不可能在学校呆了,保不齐,李雅会来找我,顾祁言把我送出了国。

四年后,我已经大学毕业,在顾祁言的资助下,我开了一家公司,因为是合伙的,所以叫GT。

顾祁言毕竟是老姜了,有他鼎力相助,让我们的公司飞速发展,很快追齐了沈氏。

能追上沈氏,主要是因为李雅的事情影响了沈家的股市,虽然沈易轩聪明,但是解决起来也很麻烦。

我被沈氏邀请去饭局谈合作的时候,我很坦然,毕竟现在的我有权有势,想报复更加轻而易举。

[沈总,这位是GT的执行董事,童乐]

我刚坐下一个中年男人对着沈易轩介绍着我。

沈易轩有些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总是一袭白衬衫,现在是一身一丝不苟的黑西装,整个人都散发着清冷的味道,不似以前那个温柔的男生了。

我朝沈易轩微微点点头,然后就没再理他。

他看到我的时候表情很冷淡,但是我能感觉到他身体僵了一瞬,不过很快恢复如常。

[童董事,我先干为敬]

沈易轩自顾自的碰了一下我的酒杯,然后仰头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我勾了勾唇角,轻轻的抿了抿酒。

可能见我一个女的吧,他们敬我酒都是让我随意,我也不需要讨好任何人,我都是礼貌的抿了抿,就过去了。

所以饭局结束了我都没有多少醉意,倒是沈易轩喝了很多,他坐在我旁边,顺势就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他身上那股熟悉的薄荷味扑面而来,参杂着烟草的味道,让我有些不自然,我推了推他,竟然没推开。

他甚至还搂住了我的胳膊,直接相当于半躺我怀里了,我满脸黑线,这是真的喝多了还是假的。

最后实在是推不开,我只能妥协,后面人家也拉不开,只能麻烦我送他去酒店了,等我和助理将他搀扶到床上的时候,他抱着我不松手。

助理有些手足无措,我皱着眉头,听见他嘴里在喃喃着什么,我叹了一口气,打发了助理下楼等我。

助理一离开,沈易轩甚至开始呜咽起来了,不知道他是不是根本没有喝多,是装的。

[我其实一开始就知道你接近我的目的]

[可是我真的好爱你啊,我控制不住自己]

[明明,明明说好远离你的]

[可是你每次主动接近我,我都情不自禁]

[我以为我对你好,你也许就会回心转意,可是你没有,你好绝情]

[这些年,我真的好难过]

[老婆~]

我越听他的话越心里不舒服,他知道我接近他的目的,他还是心甘情愿的被我利用,他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害的吧。

真可怜,我拼尽全力掰开了他抱着我的手,坐在床边,替他盖好被子,看着他的脸有些出神。

他说的那些话,让我想开了,是李雅的错,沈易轩并没有错,我真的很自私。

我放过你了,不纠缠你了,但是李雅,我还是不会让她好过,就这样吧。

我亲了亲他的额头,转身出了酒店。

我可以放过他,但是,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我母亲的性命太过于沉重。

等我下楼助理已经等我很久了,把我送回家以后助理就开车离开了。

我有些疲惫的抹黑进了房间,进了房间以后我直接进浴室卸妆洗澡,房间里的灯我都懒得开,懒洋洋的倒在了床上。

我刚躺下床上的人的靠了过来,把我圈进了怀里,他的气息带着侵占的味道,他声音有些沙哑。

[怎么那么晚回来,我等你好久了]

[今天去沈氏参加了饭局]

我没有隐瞒的说。

[见到他了?]

他抱着我的手紧了紧,下巴撑着我的颈窝。

[怎么,你吃醋?]

我转过身对着他,双手捧着他的脸,笑着打趣他。

[吃醋,他可是你的初恋]

顾祁言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我笑出了声,吻上了他的唇,不让他再说话。

顾祁言都已经三十多的人了,但是对我真的太好了,在国外也是无微不至,明明他可以不去国外的,但是他还是一直陪在我身边。

他对我的好,我感觉完全和他冷冰冰的形象完全不搭边,我觉得他完全把我当女儿宠了。

我没有再见过沈易轩,关于沈易轩合作的事情我都让别人处理,我暗暗的抢走了很多童氏集团的合作方,打压着童氏。

最后低价收购了童氏,我逼着李雅离开了我爸以后,我就和顾祁言出了国,不在过问他们的一切事情。

后来听人说,李雅得了抑郁症,精神有些恍惚,我父亲也是郁郁寡欢的,得过且过。

我竟不知道,他们都是如此深情的人。

当初爆出逼死人都没有抑郁,让他们分开倒是抑郁了,何其可笑。

李雅和我爸分开是因为我找人群炮了她,还拍了图片,视频,只要不分开我就把那些东西公布出来,李雅和我爸不得不妥协。

我的仇报了,也没什么遗憾了,唯一可能还是会替母亲在心里感到不值吧。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