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夏舞儿

我把上仙给炖了,可惜,煮了半天,没煮熟。

最后我烦躁的看着锅里……闭目养神的男人。

要不然……就这么吃?

听到我心声的上仙睁开了眼,声音含笑:“小饕餮,鸳鸯浴后再吃,更可口。”

我信了,开开心心的跳下了锅。

第二天……

我动了动酸软的腿,一脸委屈。

“呜呜…上仙,吃法错了…”

“嗯?那再试一次?”

1

我叫饕餮,传说中的四大凶兽之一。

我无父无母,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现的,唯一的愿望就是每天都能吃饱。

为此,我还经常装傻充愣,改变形态去灵田里偷吃。

“宝宝你再哭,饕餮就会来把你吃了!”这是屋内传来的声音。

“我不吃人。”我缩在屋檐下避雨,听到这话小声又委屈的说。

别说吃人了,我连兽类都只挑一些没开灵智的来吃。

人类,太冤枉凶兽了!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个岁月。

我终于成年了。

成年当天,我跟着新接受到的传承记忆,跌跌撞撞的找到了凶兽同类:穷奇。

“饕餮你怎么变幼崽了?啧啧,还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我凶巴巴的瞪过去:“我成年了!今天!”

可能我对他的态度不对,他滚在地上放声大笑,眼泪都掉了下来。

“天哪,饕餮你洗刷记忆重回后,是这副模样!还怪可爱的,就是笑死老子了!”

2

我疑惑的看着他,他拭着笑出来的泪,“你需要进补恢复,否则你过不了多久就要从天地消失。”

“啊…?怎么补?”

“去找一个叫折浔的上仙,吃了他,你就能恢复了。”穷奇的笑意收起。

“但我不吃人。”我认真的告知。

“啧…都是你自己给自己定的破规矩。”穷奇嗤笑,然后挥手把我赶走。

“反正你去找他,吃不吃就是你的事了!没事别再来打扰老子睡觉!”

我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只好认真的找那个上仙。

可没想到……

整个仙界绕了十圈都没找到人。

我怀疑穷奇在骗我!

我闷闷的嘬着灵酒,不知不觉喝醉了。

再次醒来,我竟在灵瑶山的仙府里。

“醒了?”声音淡淡。

我转头,看到不远处坐着个清冷疏离的男人。

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拿着一卷古册,静静的看着。

“你是…谁?”陌生的环境,我还是有点慌张。

“折浔。”

我没任何反应,因为我已经看呆了。

他眉眼清冷,鼻梁挺拔,薄唇轻启…这等绝色容颜在白色仙袍的衬托下……有种很奇特的朦胧美。

像极了刚出笼的白雾中…那卖相极好的顶级包子。

“咕噜。”一声,我口水咽了咽。

什么原则底线,什么戒律清规都被我抛在一边。

我脸上明晃晃的写了两个字。

想吃。

3

身体比脑子行动更快,我一下就窜了过去。

“嗷呜~!”

一口狠狠的咬在了白包子的…手臂上。

“咔!”一声,我哭了。

门牙被崩掉了!

这是什么肉?这么硬!

但我本着吃为上的坚持,还是咬紧牙关不松口。

小小兽的我,就这么吊在折浔的手上…逛完了整个灵瑶山。

最后我先坚持不下去,哭唧唧的坐在他旁边,手捧着我的小纲牙,彻底蔫儿了。

“呜呜呜…果然不能吃人,吃了会崩牙…穷奇还要我找你,说你好吃,就是在骗我呜呜呜…”

我好难过,第一次出击,下场惨烈。

特别崩掉门牙的凶兽,实在是…太没气势了!

他像是嘴角勾了勾,但有似乎没有。

短暂的变化,打破了他周身清冷疏离感,好看的让我眼神发直。

他说:“我可以帮你把门牙长回来,但我有个条件……”

听到这话,我立马收回了刚刚的口水,眼睛一下就亮了!

能帮我长回门牙,什么条件都应了!

我伸出小小的……爪,拍了拍白包子那修长白皙的手。

“一言为定!谁反悔谁是兽!”

“嗯,那叫声师父来听听。”他清冷淡定。

我:???

脖颈上的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

我大怒!

我把你当食材,你竟想当我师父!

4

我又以崩掉了两颗牙做代价,老老实实的成为了折浔的……临时弟子。

对,就是临时!

我站在高高……膳食堂桌上,仰头,小脸满是不服!

“哇(我)堂堂凶xiu(兽),怎么萌(能)因为两阔(颗)牙,就认你为si(师)?”

可惜…说话漏风,气势大减。

我:“……”

转头瞪眼威胁:不许笑!

他眼底似乎闪了闪,很快又消失不见。

“是的,凶兽很厉害呢。”

我总觉得他笑了,看了好一会儿也找不到证据。

没关系,我提了提气,重拾自信。

“穷奇嗦(说),偶(我)们是天底下,夺(所)有生灵的情绪饭(幻)化而成的,偶(我)们与天地共主……”

“所以…尼不亚(你不要)做梦…啦…这个鸡翅味道真不错,折浔你再给偶(我)来一个!”

折浔顿了顿,“这是灵鹤,不是鸡。”

我一口咬了上去,皮酥肉能,一口咬下去油滋滋的,好吃极了!

至于是鸡是鹤……

“没关系,带翅膀的都一样!”

折浔“嗯”了一声,突然转了话题。

“吃完这个,就跟我回去学术法了。”

学习?

我舔了舔爪子上的毛,认真回忆了一下。

对,上学!

幼崽时还在流浪的我,很羡慕那些人类能上学!

坐在里面风吹不着雨打不到,还有人说一堆“子曰”哄睡觉,太幸福了!

吃饱了就睡,没毛病!

我快速的点头,生怕折浔反悔。

这时,正在咬着翅尖的我也没想到,因为这个点头,开启了我跌宕起伏的学渣兽生……

5

门牙重新长出来的那天,折浔给我取了个名字。

折桃。

跟折浔姓,名字很好听,但我不会写。

“不识字的凶兽是文盲,会被嘲笑的。”

折浔清冷的一句话,开始了我摇头晃脑的识字生涯。

只是……

打死兽也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背诗?

折浔冷淡又熟悉的声音问:“朕与将军解战袍,下一句是什么?”

我毫不犹豫:“芙蓉帐暖度春宵。”

折浔:“……但使龙城飞将在?”

我昂首挺胸:“从此君王不早朝!”

折浔莫名的深吸一口气:“后宫佳丽三千人?”

这题我会!我骄傲的喊出,“铁杵磨成绣花针!!!”

折浔突然不出声了。

我疑惑的仰头看他,歪了歪脑袋:“你肿么了?”

折浔那周身清冷的气质,有种莫名被打破的感觉。

他顿了顿,“最后一个问题,停车坐爱枫林晚?”

我正准备张嘴,听到折浔低声警告:“再背错,就等着被惩罚了。”

“……只羡鸳鸯不羡仙?”我犹豫了好久,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天夜里,我在折浔房内,被罚站一晚……

看他睡觉。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