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夏舞儿

21

我怀疑我被折磨了,但我没有证据。

还是……

我瘫成软软一团,疑惑的看着折浔那白皙修长的手。

手……也能吃吃?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我敷衍的舔了舔折浔那张好看的脸,转头一埋。

好一会儿,折浔头顶上传来熟悉的闷哼声。

似乎跟每次吃的最开心时发出来的,一模一样。

……

跟折浔久了,我发现了他一个秘密。

每年总会有这么几天,他要独自离开灵瑶山。

再次回来时,他总是脸色微白,气息不稳,和……有点入魔的倾向。

但这个魔气,似乎跟我见过入魔的人,完全不一样。

我总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熟悉。

“折浔,我想这么跟你一辈子。”我爪子挠了挠折浔,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说这么一句。

过了许久许久,我都要睡着了,才听到折浔低低的在我耳边说。

“好。”

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

折浔一如既往,但我有了些许变化。

我的魂魄不仅凝实了,魂力也在上涨。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人形和兽形,不再长大了。

我有些闷闷。

直觉告诉我,我缺了一个东西。

我本源的东西。

……

这一天,刚好是冬季结束,世间万物复苏时。

我听说,人间已经停止战火了。

“穷奇,你要结束闭关了吗?”我拿着传音符,想了想再发了一句,“我也要闭关了。”

呜呜呜……

是的,我也要准备我的第一次……拖了好几年的闭关。

毕竟黑乎乎的洞府里,一只兽无聊的打坐……

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你的修为要压不住了,去闭关吧。”折浔突然说。

我闷闷的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我本能的拒绝闭关突破。

第六感告诉我,突破似乎会改变现状。

但我的身体,也的确压制不住了。

反噬,可不是闹着玩的。

“嗷呜,那你给我准备好多好多吃的才行!”

饕餮,可不能饿着!

“好。”

最后,折浔给了我个储物手镯。

镯心有一抹红,好看极了。

“嗯?这颗珠子怎么在这里?”

我疑惑的看着储物手镯里的东西。

这不是折浔挂在洞府里,我馋了很久的那颗珠子吗?

折浔放错了?

22

闭关是不知时日的。

我从一开始觉得无聊,到后面沉浸式闭关。

终于……

“嗷呜~本凶兽突破啦!折浔你等等我,我走完心魔这关就出来啦~!”

我美滋滋的,半点没把心魔放在眼里。

只要是凶兽都知道,心魔这关,天道爹爹针对万灵的,并不针对它的好大儿——凶兽。

本身就是七情六欲幻化而成的兽,有什么好被针对的?

翻了翻储物镯,最后翻出了个魔牛兽腿。

嗯!是折浔的手艺,好吃!

想到折浔,我又馋了。

我好想好想他呀!

“快快快,心魔快来,速度点。”我麻溜儿的催着天道爹爹。

是的,进阶后,我发现我能跟天道爹爹说话了!

真稀奇。

天道爹爹似乎犹豫了一下,最终在我识海中,叹了一口气。

下一瞬。

我的心魔,降临了。

我似乎……看到了另一个饕餮?

一个威风凛凛,又伤痕累累的……

自己?

23

这个地方很眼熟,就在灵瑶山峰上。

成百上千的高阶修士都围在周围,看着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况。

这是……

飞升劫!

有人在飞升!

“果然,师叔不愧是仙门第一人,这么早就飞升了。”

“师叔的天赋不容小觑啊,据说师叔的爹娘,也曾是修真界的传奇。”

“不过……师叔飞升了,那这只饕餮怎么办?”

“一起飞升?他们本就结契,都飞升并不难吧?”

“怎么飞升?还没靠近天雷,它就落得一身伤,就算实力够了,也飞不了啊……”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顿了顿。

最终,有个像掌门一样的人,叹气。

“这饕餮本来可得善终的,可上次……它把悬灵老祖的生灵给吞了……怎么可能顺利飞升?天道不会允许的!”

“悬灵老祖?那就是修真界的败类!他祸害凡间上百名妇女,死不足惜!”

“是啊,据说饕餮是看到他为非作歹,救一个小姑娘时,失手把他给吞了的……”

“凶兽就是凶兽,有些本质的东西改不了的……”

“可惜了,本来它可以……”

修士们议论纷纷,看向饕餮的眼神,有幸灾乐祸,有漠然视之,有嫌弃,也有怜惜。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的讨论。

“凶兽饕餮,吞食生灵,罔顾众生,罪恶之重,罄竹难书!”

“就你,还想飞升?痴人说梦!”

修士们转头看向发声者,齐齐‘嘶’了一声。

“这人……悬灵宗的掌门?他是干预饕餮飞升吗?”

“飞升劫,谁能干预的了?而且,不需要他干预,天道就不会让饕餮飞升。”

无论大家说什么,大饕餮都恍若未闻,它只死死的盯着飞升雷劫,和雷劫中的一抹白色清冷的身影。

大饕餮低唤。

“折……浔……”

24

隔着这么远,雷劫中的人本应听不到这声呼唤。

可清冷的身型一顿,仿佛从飞升的沉浸中清醒了过来 。

他张了张嘴,没有声音传来。

但饕餮似乎看懂了。

他说:别怕。

饕餮仿佛仿佛收到了鼓舞,身体摇摇欲坠,却一步一步坚定的朝着雷劫走去。

因为……

它和折浔约定过,要一起去上界。

它想跟折浔一辈子,它想遵循人间规矩。

它想陪他去见见折浔的爹娘。

想得到他爹娘的……祝福。

即使……这次的雷劫,它不可能熬的过去。

因为凶兽有着最接近天道的……第六感。

饕餮扛着一道又一道,更粗更狠的雷,强忍着痛,笑着说:“折浔,我来了”

折浔似乎知道它的疼痛,他慢慢的俯下身,将饕餮抱在怀里,用身体护着它,不让它被雷伤害到。

折浔抬头,看着若隐若现的天道,一字一句的说。

“虽饕餮吞食生灵,犯了大道忌讳,但悬灵老祖之死,罪有应得!”

“若因悬灵老祖之事,饕餮无法飞升,那吾愿承担这份因果,将这报应加于我身。”饕餮听到这话,震惊的抬头,死死的盯着折浔。

折浔只拍了拍它的身躯,继续坚定的说。

“若吾扛下飞升劫,则吾与饕餮飞升至上界。若吾死于飞升劫,请天道散去天雷,不加罪于饕餮。”

天道回应他的,是一道前所未有,气息恐怖至极的……紫色天雷。

这代表,天道同意了这笔交易。

25

“师父,为什么折浔师叔一定要飞升?跟饕餮一起留在这一界,不好吗?”一个小佛修,光着脑袋,怀里抱着木鱼,疑惑的问。

“因为……修炼本就是一条逆天改命,无法回头之路。折浔他修为已满,如不飞升,就只能被修为反噬,直到魂飞魄散,化为灵力滋润这界天地……”

“飞升,是修士与天斗的……最后一幕。”

小佛修似懂非懂,继续发问。

“飞升容易吗?”

“阿弥陀佛……我界数百万修士,能顺利飞升的所剩无几……为师若没记错,上次成功飞升的,还是折浔的爹娘,折澜上神夫妇二人。”

“飞升劫一共有九道,每一道都是九死一生……何况,这次的天雷,恐怖程度比以往翻了数倍……折浔,危已。”

小佛修皱了皱鼻子,低落的“哦”了一声,摸了摸脑袋,转头继续看着这场声势浩大的飞升。

……

天雷砸下,方圆数十里的草木瞬间枯萎。

所有修士的惊恐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一道……两道……三道……

第五道时,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折浔已摇摇欲坠,勉力支撑。

一些亲近之人不免着急起来。

“师叔,您将饕餮放开吧,强求无益!”

“折浔,你为了一个凶兽,要牺牲自己的道途吗?”

“放手吧折浔,凶兽无法飞升,那是命中注定!没有悬灵老祖,也会有其他人的因果。”

……

无论多少个传音劝说,折浔都丝毫不曾动摇。

他的饕餮,虽是凶兽,但本性善良天真,没什么不能飞升的!

全心在抵抗天雷的折浔,没有发现,怀抱中的饕餮,有些异样……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