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夏舞儿

16

“你昨儿是不是欺负本凶兽?”

第二天,我茫然的在折浔洞府醒了过来。

折浔微微睁开疲惫的双眼,把我压进怀里后,淡声问:“我打你了?”

“没有。”

“我骂你了?”

“……没有。”

“昨晚疼?”

“……”我不说话了。

半晌没听到我回话,折浔睁眼,亲了亲我的额头,嗓音低哑,“疼?”

莫名的,我脑子有点空白。

我迟疑好久,“刚开始好像有点,但很快又没了,反而……”

我很不确定的说,“后面似乎还挺愉悦的。”

这时,我听到折浔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我不明所以。

折浔又问,“所以,我欺负你了?”

说起这个,我小嘴一瘪,“但你一直在闹我,就算我让你停你也不听……呜呜,我现在浑身酸软,肯定是你欺负我了!”

越说我越难过,到后面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本饕餮是……是四大凶兽之一!从来只有饿过,第一次浑身酸软!呜呜,你是不是给我喂毒了,还是本饕餮我寿命将至了?”

“我都要死了你还欺负我,呜呜呜呜呜……”

哭的认真的我,过了好久,才听到折浔的一声轻笑。

我震惊了,泪珠子还挂在脸上,怒了。

“你太坏了!我都要死了你还笑!果然,凶兽语录没说错,最毒仙人心!”

折浔看了我许久,最后抬起白皙修长到手指,拭去我那两颗……艰难挤出来的泪。

“这只是【吃】的一些后遗症,待会儿我抱你去灵泉泡泡就好。”折浔支着下巴,语气温和极了。

“……吃?”我茫然极了。

“昨夜我们是在双修……而双修,民间也成为吃。”

我:“???”

一口肉没尝到,喜提浑身酸痛,这就是吃?

凶兽第一大委屈,“呜呜……吃法错了。”

折浔没反驳,直接认了,“嗯,错了。”

他看着我,清冷的眸再次卷起深邃,在我耳边低声说。

“那再来一次?”

17

这几天我都陷入了挣扎之中。

气没吃到折浔的肉,气被折浔欺负了,更气……

自己竟然还在回味被欺负的感觉!

天了噜!我竟然是个受虐狂的凶兽?

这是要给凶兽家族丢脸的吧!

这时,穷奇来了,他惊诧了。

“饕餮,就几天不见,你怎么……”

“我怎么了?”我蔫蔫儿的。

“你的修为……变高了,魂魄也凝实了,不那么容易消散了。”

我的耳朵一下子支棱了起来,“还有这种好事?为什么突然变好了?”

穷奇:“你问我?不应该是我问你吗?你是吃到折浔的肉了?”

当初穷奇看出我如果不进补,就要魂魄消散天地之间,才建议我去吃折浔的。

但现在,他突然说我魂魄凝实了?

为啥?

我很不确定,“没……没有吧?”

“嗯?那怎么会……”

“我没吃到肉,但似乎另一种方式吃了他。”

穷奇一下子就感兴趣了,“怎么吃的?”

我思索了好久,“抱在一起,然后痛痛,再躺着?”

穷奇:???

我俩驴唇不对马嘴的讲了半天,最后两人都原地放弃。

走以前,穷奇给了我个忠告。

“凡间又开始打仗了,啧啧,看来老子要闭关涨修为去了。你这魂魄我瞅着,虽然凝实了不少,但还不够。管他啥吃法,既能吃又能活,你就别放过!”

说完,他就一个腾空,下一秒消失在了眼前。

我眼睛瞪就亮了起来。

又能快乐又能活着?

这笔买卖,划算!

我麻溜儿的跳进锅……呸,跳进灵泉里快乐的游泳,顺便把毛梳顺后。

吭哧吭哧地跑去仙门课堂,找到了正在传授道法的折浔。

听课的仙门弟子很多,有不少学渣跟我一样,一上课就昏昏欲睡。

换成平时,我可能还会对没毕业的他们报以……凶兽嘲笑。

可今天,我没工夫管他们。

我对着那个一身白袍,气息清冷淡漠的男人,气沉丹田,兴奋大吼。

“嗷呜~折浔!我要吃吃!是抱抱躺躺痛痛的那种吃吃!”

18

我懵了。

为什么所有仙门弟子都醒了过来,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我……

那神情,像极了还在凡间时,我看到地里吃瓜的猹。

我看向折浔,大大的兽目满是迷茫。

然后我更迷茫了。

折浔眼神第一次闪过无奈。

“折浔你咋了?不舒服吗?不要不舒服我可以晚点再吃!”

对待食材,我有着极好的耐心,我坚信我说这句话,他会感动不已。

折浔静静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底下的仙门弟子像是再也忍不住一般。

“噗嗤…”

“哈哈哈哈哈哈……”

“还晚点吃……哎呀这个小饕餮到底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它太可爱了!想不到啊,折浔师叔看着清冷孤傲,竟然喜欢这种……”

“天!凶兽都这么好玩的吗?我也想养一只!”

仙门弟子仿佛开了闸的洪水,再也忍不住的低声讨论了起来。

但我是谁?我是四大凶兽之一的饕餮!

这些话我听到了!

不等折浔开口制止他们,我就腾空一跳,站在了说也想养一只凶兽的师兄面前,歪头一本正经的教育他。

“其他三只凶兽脾气都不好,就你这样的,一个照面就会被打的魂飞魄散,连鬼修都做不了!”

“那你怎么跟着折浔师叔?”

旁边一师姐忍不住伸出了手,揉了揉我的脑袋。

还挺舒服的,就是……手法不如折浔。

但我不嫌弃她,还很认真的回答,“因为我要吃了折浔呀!”

“真的是你吃了他,不是他……吃了你?”师姐仿佛在忍着笑。

“没关系,反正我……”

修为也涨了,身体也舒坦,一个好凶兽不应该那么计较!

但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我就被折浔下了禁言咒。

“唔…唔唔…!”

我瞪眼。

折浔把我抱在怀里,熟练的替我摸了摸毛,在我耳边低声:“上完课,回去给你吃。”

回去就吃?

我眼睛亮了起来。

折浔看着我的眼神似乎笑了笑,随即抬头,用威压震服了仙们弟子。

道场恢复安静,折浔继续讲解道法。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很快,我就在云里雾里的道法中,呼呼大睡了过去。

梦中,我似乎还打起了……小呼噜?

19

再次醒来,我又变成了人,正窝在折浔怀里。

心虚的擦了擦口水,才发现自己没穿衣裳。也不知道是无意识变成人后,忘记把衣服变出来了,还是折浔帮忙处理了。

不过无所谓,凶兽穿什么衣服?

我正想叫醒折浔,却突然呆了。

他好像变的更好看了?

我咋突然变的……怎么看都看不够?

我突然想咬一下他的唇了,那嫣红的薄唇似乎也好吃极了。

《凶兽法则》有教导:凶兽,不想干的可以不干,但想干的一定要干!

“嗷呜~”一声,我扑了上去。

张嘴,咬!

嘻嘻…

我东啄啄西咬咬,玩得不亦乐乎,再次抬眼,发现折浔早就睁开眼,眼眸深邃的盯着我。

这眼神好熟悉……

似乎清水煮鸳鸯锅的时候就是神情。

“怎么,我家小饕餮,又……饿了?”

很普通的一句话,但我莫名腿软。

我身体下意识的颤栗了一下,不知怎么的,突然控制不住,变回了兽型,埋在了被中,紧贴着他的身躯。

“唔。”折浔突然一阵闷哼。

我有点纳闷,但身体本能起了反应。

我开口,“折浔,我们来玩吃吃好不好?我喜欢吃吃。”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声音似乎有些娇软,我还挺不习惯的。

折浔把我捞了出来,定定的看着我许久,才哑声说:“好。那你先变回来。”

我歪头,疑惑,“兽形不可以吗?”

20

日复一日,我每天快乐的度过。

小时候在凡间的苦难日子,都被我忘得一干二净。

我只觉得灵瑶山很好,折浔也很好。

我的魂魄,也在折浔的浇灌下,逐渐稳定凝实。

最大的变化,就是我的修为长得飞快,以及能接收到更多的传承!

比如……《舌尖上的灵物》、《论饕餮不同阶段要吃多少东西》等等的…饕餮独家传承。

还有就是…属于凶兽的传承。

世界之初,凶兽只是其中的一抹原始气。

世间万物出现后,诞生了七情六欲。

而凶兽,则是原始气,吸收了万物的负面情绪,对凝结而成的灵物。

比如饕餮的我,是欲气所幻化的。

所以,能吃世界万物,就是我的本能。

换种方式来说,就是只有有生灵,凶兽就不灭永长存。

但…

“那为什么我百年前才重新诞生?之前的我是怎么消失的?”

难道生灵没有了欲?

我拱了拱折浔,舒服的窝在他怀里,疑惑的问他。

他低头看了我许久,最终笑了,“欲很好?”

我认真点头,“东西很好吃,所以吃欲很好。折浔很好吃,所以情欲很好。”

折浔,“那你还想吃我么?就你最早想的,把我顿成汤喝了的那种。”

我骄傲摇头,“一顿饱和顿顿饱,还是有区别的!本凶兽分得清!”

………

顿顿饱很美好,但我万万想不到…

作为饕餮的我,竟然有一天!

吃!撑!了!

“呜呜呜…太太太丢人了…”

我又变回了兽,缠着折浔揉我涨涨的肚子,哭的好不卖力。

折浔眼尾有丝丝嫣红,低声浅笑。

“你的魂魄彻底凝实了。”熟悉低哑的声音。

“诶?真的吗?嗷呜本凶兽终于安心了……不对,折浔你怎么知道我魂魄不稳?”

凶兽之间那点破事,只有凶兽能一眼看出来,其他人是发现不了的。

我的本能一直抗拒我告诉折浔,所以我没说过。

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

“双修真不愧是至高无上的大法!连灵魂都能感知到!”

我惊叹不已。

“折浔,你说我们如果换不同的方式吃吃,会不会解锁更多精彩?”

折浔顿了顿,“换什么方式?”

我兴奋了,“折浔,你会幻形吗?我能变人,你也能变兽的吧?!”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