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夏舞儿

11

我开始计划着吃折浔。

还计划的光明正大。

我当着他的面,翻开了穷奇给我送来的《满汉全席食谱》。

“刷上蜜汁和油,吊入烤炉中3个时辰,外酥里嫩,香喷可口……”

“蒜蓉、油、盐、辣椒调后,淋在食物上,锅上清蒸2个时辰,可保原ci原味……”

……

我找了个小马墩,化成兽的模样坐在上面,一字一句的大声朗诵了一遍。

最后,我扭头看着那个清冷的上仙。

“折浔你说,你喜欢哪种吃法,本凶兽满足你!”

我十分认真的询问,甚至还拿出笔准备记录。

折浔慢条斯理的抬眼,淡淡的说,“全文一共三万七千零二十个字,你一共念错了7个字……去把民间典籍再抄写一遍。”

我:???

“我没错,那是口误!”我转着眼睛,努力狡辩。

折浔,“嗯,不抄没得吃。”

我气吼吼的把食谱点开,把七个字找出来,面壁着抄写30遍后……

折浔才回答了我前面那个问题。

“我喜欢的那种吃法……这里没有呢,小饕餮。”折浔微微后仰,白皙的脖子无意间露了出来,仿佛上好的灵玉一般……吸引着我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而刚吃饱的我好像又饿了。

“小饕餮,我也想……被你吃。”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嗓音有点沙哑。

12

看在折浔这么识相的份上。

我决定,我要满足折浔。

我头也不回的去找穷奇——要新食谱。

穷奇离我们很远,好在作为凶兽的我,腾云就是两万里的,不慌。

听到我的诉求,穷奇比我还惊诧。

“怎么可能还有新吃法?我活了几十万年,我敢保证,我见过的只有这些!骗你我不配当凶兽,只能当神兽!”

这么狠得下心的发誓,我立马就信了。

毕竟,哪个威风肆意的凶兽,想当被规矩束缚的神兽喔!

反正我是不愿意的。

我忧伤的叹息,“可能折浔发明了什么新吃法,咱们还没学到手……”

穷奇也叹息,“好不容易能吃了,竟然找不到合适的吃法。”

没办法,我俩虽然是凶兽,但也不知道折浔是什么仙身神骨的,打不过折浔,吃他只能听他要求!

我俩同时蔫儿了,“吃口上仙的肉,太难了”

这时,两只傻凶兽不知道,有一种无知,叫万年单身狗……

13

我每天拿着新菜谱去找折浔,但每天都铩羽而归。

穷奇甚至都惊动了混沌和梼杌

好家伙,为了吃个上仙肉,四大凶兽都聚齐了。

但即使如此,也没能找到折浔的心头好。

而他看我的眼神,清冷中总带着莫名的深邃,把我看的有些慌。

似乎……我才是要被吃的那个。

终于有一天,我小脾气炸了。

“折浔!你再不给个准话,就别怪本凶兽不客气!”

为了增加气势,我专门变回了兽身,站得高高的,低头恐吓。

可惜,这次效果跟往常的108次一样…

折浔不为所动,熟练的把我抱了下来。

怀抱温暖又舒服……

我一秒就忘了来时的意图。

迷迷糊糊间,我开始小声哼歌:“温柔乡,美人梦,沉溺其中,舒爽~~~”

越长越兴奋,后面都破音了。

然后,我感受到了折浔身形一顿。

过了好久,他才找回声音:“小饕餮,你以后还是别唱歌了,你的五音…只剩一音。”

我疑惑的睁眼:“什么音?”

“走音。”

我懵了好久,随后大怒。

扑上去就要咬。

折浔突然出声:“我想好了。”

“想好什么?”我怔了。

“怎么吃。”他眼底闪过很浅的笑意。

我听到这话,硬生生的收住了身形。

小牙停留在了他微凸的喉结上。

“说!”怒气冲冲,语气威胁。

“明天,你就知道了。”喉结微震。

我不受控制的轻咬了上去。

好一会儿,嘴下的喉结上下波动,随即头顶传来沙哑的嗓音。

“小饕餮,你说过你长大了,对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体有点发软。

但…

凶兽的本能不服输!

我抬起倔强的脑袋,大声嚷嚷:“对!我很大!折浔你呢?”

他抱着我的大手,微微收紧。

我仿佛听到了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加快了。

好久好久,我才听到他回了同样一句话。

“明天,你就知道了。”

14

真的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

离谱到家了!

我把我那颗凶兽脑袋给想破了,我也没想到折浔想要的……

是水煮?!

其他凶兽们也大受震撼:“满汉全席里的确没有水煮这一栏。”

对,就是白水煮!

这符合上仙的规格吗?

就我们凶兽也比他讲排场啊!

我不理解。

但没办法,兽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用自己微末的法力,把玄灵铁石给练成了……一大口锅。

我瞪圆了眼睛,“折浔,真的清水煮吗?需要加点姜丝油盐什么的,去去……腥?”

折浔微微一愣,随后低低笑着。

过了好久,他才轻咳,“是需要加点东西……小饕餮,你喜欢什么花?”

我歪了歪头,“茉莉?泡水好喝!”

“嗯,行。”

一个时辰后。

折浔泡在一大锅……上面飘满了茉莉花瓣的灵水里。

而我,埋在下面,辛辛苦苦的烧火。

15

从清晨雨露,到金乌西坠,再到月上枝头……

我烧了一捆又一捆的灵木枝,烧的整只兽都灰头土脸的。

我再次瞪了眼折浔。

而他……

白皙的肩头微微露出,花神精心养出的茉莉花,浮在水面上,配上灵泉水煮沸后的白雾……

显得折浔愈发白皙俊秀,诱人之际。

像极了在泡澡。

还在过分的闭目养神!

好气哦!

仿佛听到了我的怨念,折浔终于微微睁眼,一手撑着额头看我,“要不要也跳进来?鸳鸯锅更可口。”

我警惕,“然后变成你吃我?”

折浔不答反问:“凡间的铜子锅,鸳鸯味和纯清汤味,哪个好吃?”

我恍然。

那必须是鸳鸯锅啊!

更何况…

作为凶兽,我可以自豪地说,凶兽皮厚实,煮不烂!

我术法净身后,开开心心的跳了下去。

而后……

一阵天旋地转,我被折浔拉入了怀里。

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恍惚间还听到他说。

“你昨天的问题,我现在回答你。”

我头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问,“什么问题?”

“我大不大……”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