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日梦患者

7

社畜是没时间伤春悲秋的,下午于晓燕就发了个通知,让大家做述职汇报的PPT,明面儿上是工作总结,实则是方便南总探探每个人的底。

李木尔最讨厌做PPT,看到这三个字母都要PTSD了,但看到于晓燕那句“到时候给南总和我各发一份”的消息后,又瞬间被激起了斗志。

连着好几天,她通宵达旦做PPT做的快要脑溢血,南霖一天到晚开不完的会,两人再没碰过面。

做述职汇报的前一天,李木尔还在加班改数据,等她弄好之后才发现办公室里只剩她和南霖了。

他有独立的办公室,理论上并不知道外间的情况,李木尔跟做贼似的正准备关电脑开溜,就见他从办公室推门出来:“别关,我看一眼。”

仿佛是在专门等她。

李木尔在心底哀嚎,偷溜不成还要被留下来开小灶,太社死了。

南霖只穿着衬衫,但领口和袖口都敞着,禁欲中透着一丝随性不羁,按着她的椅背从她身后俯身下来,周身散发着清冽又诱人的味道,甚至带了他热烘烘的体温。

“嗯,写的不错,往后翻。”

估计是她手抖得厉害,惹烦了他,他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别乱动。”

听到他尾音里那丝慵懒和无奈,她又开始胡思乱想。

她在床上不光表现差,体力更差,被南霖折腾狠了,就特别没情趣地想挣扎逃跑,他就从背后按住她的肩胛骨,用这样的语调说她:“别乱动。”

她只是性格冷淡,但不是性冷淡,瞬间被自己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熏得从头红到了脚后跟儿。

南霖在她头顶上方轻笑:“还是这么容易害羞。”

帮她过完PPT,南霖顺口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李木尔不敢想象两人在一个密闭空间里独处的画面,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麻烦您了,我坐地铁能直达,这个点儿堵车。”

他眼尾上扬,似笑非笑,李木尔清楚,这是他不开心了的表现。

“怎么,家里有不方便让我看见的人吗?”

她尴尬地扯扯嘴角,可真是你说城门楼子,他说胯骨轴子。

8

回家的路上她就把整理好的PPT发给了南霖和于晓燕,南霖几乎是秒回,但说的却不是正事儿。

他说:“我很想你。”

在万晟的时候,他说过的情话也不少,但遇到危机时,不也心安理得把自己推出去了吗?他新官上任,或许只是想再拉拢个称手的下属吧。

于是,她回复道:“南总,您发错消息了吗?PPT您可以明天再看,这么晚就不打扰您了~”

南霖已读未回,再没理她。

这次述职大会算是比较重量级的会议了,之前也就是半年度的运营总结大会才能集结这么多人。

黑压压的人把偌大的会议室填了个满满当当。

南霖坐在首位,几个中层在他旁边,像是某种潜规则一般,大家纷纷根据自己的权重降序落座,李木尔自然排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她离南霖太远了,物理距离也不过五六米,但她知道,要跨越职场的层层阶级,和他真正并肩,两人实力上的距离却是遥不可及。

南霖简单做开场白,他丰神俊朗,举手投足间气场逼人,言辞并不冷硬,但因着清冷低沉的声线自带声压,大家还是隐隐感受到了压迫感。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