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日梦患者

5

在前司万晟的时候,南霖是她的直属领导,他们俩有段地下情。

只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谈了一年多,到底是暴露了,万晟明令禁止办公室恋情,尤其是直接的上下级关系。

一经发现,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必须有一方要离职。

HR找她谈话的时候,南霖却正好出差,将她独自留在了这独立无援的境地。

对方开诚布公道:“公司是希望你主动离职的。”

对于这个结果,她一点儿不意外,南霖是高层们赞不绝口、可遇不可求的人才,前途无量,能为公司创造无限价值。

而她,只是个可随时替代的小员工,并不配和南霖放在同一杆天平上。

看她沉默着一言不发,HR以为她不乐意,又道:“南霖这次出差是去总部做晋升汇报的,回来之后他就升职了。”

李木尔收到了这赤裸裸的暗示,就只问了一句话:“这个结果是他默许的吗?”

HR眼神闪烁,支支吾吾:“其实,他,也是有…….”

她起身直接离开,干脆的办了离职手续,剩的年假都没休,折了工资,和她一贯那样,悄无声息地来,也悄无声息地走了。

她给南霖发了一条信息,很简单冷静的通知:“我们分手吧。”

南霖想方设法找她,都被她拒绝了,她删除他的联系方式、搬家、换公司。

她不想从南霖口中得知,他毫不犹豫地、主动放弃了她。

6

水里的鱼扑棱了一下,李木尔回神,又琢磨了一下,南霖当初是真的喜欢她吗?兴许只是喜欢她工作的专业负责。

哪个领导不希望手底下有她这么一个称手好用的员工呢?

毕竟作为女朋友,她是没什么过人之处的,她看到池子里光溜溜的锦鲤,心想,她在床上的表现都差劲得很。

南霖确实如那个妹子所说,在床上丝毫不见人前的儒雅绅士、温柔体贴,但她却是表里如一,呆板保守、毫无情趣可言。

午休时间快结束,李木尔锤了锤坐麻的腿,正要上楼,却又点儿背的碰上了和于晓燕一起来的南霖。

他像是在找人,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眼神才定了,径直向她走来,也不避讳,把手里的打包袋递向她:“中午没吃饭吧?”

李木尔诧异,这是唱的哪一出?

估计是吃饭时闲聊到部门内人员分布才想到,原来还落了一个。

其实没有必要,她也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忘了就忘了,他这么做,也就只会放大她的尴尬而已。

“谢谢南总,我不饿,要上班了,我先走了。”

南霖拎着打包盒的手还僵在半空,神色有些落寞,把于晓燕气得后槽牙都要咬碎了。

中午出去吃饭,眼瞅着成了运营部大聚餐了,她就勉为其难地想把李木尔叫上,哪知南总来了句:“没事儿,她不喜欢这种场合,让她休息吧。”

到了吃饭的地儿,还没点菜,他就自掏腰包先点了一份鸡翅包饭,让服务员等他们离席的时候再趁热打包。

合着是在惦记李木尔这个不知好歹的!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