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日梦患者

3

她心里一团乱麻,又怕人进来看到她杯子都没拿傻站着,想着得赶紧回工位,也就没注意到身后有人,一回头,一个猛子就扎进了人怀里。

宛如霜冻后的薄荷般清冷的味道将她包裹了个结实,腰上的手掌却是一如既往的温热。

他用虎口卡着她的腰,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直到两人的胸膛紧贴,半晌才道:“瘦了。”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他说的是哪儿瘦了,他已经松开了手,后退一步,两人重新回到了合适的社交距离。

“南总,您在这儿呢!您办公室里有个小茶水间,不用专门往这儿来的。”说话的是她的直属上司于晓燕。

于晓燕脑子灵活有手段,长得漂亮嘴又甜,在职场浸淫多年,早是老油条一根,只可惜当下也没看出南霖和李木尔微妙的气氛,只是冲她瞪了一眼,没好气地说:“平时话少就算了,南总来了也不打招呼,基本的职场礼仪呢?”

李木尔烫嘴似的说了句:“南总好,南总我先出去了。”也不管南霖什么反应,赶紧溜了。

4

中午于晓燕提议,大家一起吃个饭,欢迎一下南总。

李木尔虽然是发自内心地排斥这样的场合,但是看到三个部门的人齐齐出发,却唯独把她落下了,心里还是微微尴尬。

对于社恐人来说,被过度关注和过度不被关注,都是很难受的。

心里不舒服就开始胡思乱想,南霖明明都认出她了,为什么吃饭不叫她?她也不是非要拿自己当回事儿,可所有人都去了,她是唯一被留下的。

可又转念一想,他们已经分手半年多了,自己在他眼里还能算什么呢?一个熟悉的陌生员工罢了。

她不会调节气氛,也没有倒水夹菜的眼力见儿,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大部队浩浩荡荡出发,李木尔不想和他们尴尬同行,只等人走干净了才下楼。

她原本有午休的习惯,这会儿也没什么困意,更没胃口,就坐在锦鲤池旁边,看着肥嘟嘟的鱼游来游去,乱七八糟想了很多。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