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柒崽子

我替小姐出门办事的时候被土匪抢了

他们扔掉了我的盘缠扛着我上了山

听人说秋林山的土匪们长得凶神恶煞吃人不吐骨头

我眼中带泪心如死灰任凭他们将我扔进一个小屋里簇拥离去

屋中陈设简单我只好捂着脑袋钻进一张桌子下面

随着小门一开一合一双青靴迈进来

我瑟瑟发抖地用屁股对准他祈祷这个恶贯满盈的人不要发现我

突然头顶一空桌子消失不见紧接着我被隔空拎起来

救命……我发出一声短促的呼唤

接着就听那男人一声轻笑把我悬在空中像个麻袋慢慢转过去和他四目相对

是个年轻的男人高大健硕眉目俊俏笑容慵懒跟我想象中的土匪一点都不一样

叫什么名他饶有兴致地打量我声音徐沉好听

梅……梅青青……我乃京城秦——

这只鹌鹑不错热水脱了毛剖膛括肚塞点大料炖得鲜嫩多汁我一口一个男人毫不在意地打断了我的话凑近嗅了嗅我

好看的男人说出的话可一点都不好听

我一抖就停不下来不……不……小梅不是鹌鹑呜呜……小姐救我

他笑起来露出一口森白的牙用舌尖舔了舔没人救得了你热水烧好了今晚就下锅

我徒劳地扭动起来尖叫道放……放开我我……我家小姐是秦家的嫡小姐我家姑爷掌管刑狱我……我派人剿了你

由于我挣扎太过激烈门口摆放的青白釉花瓶乓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男人的眼睛微微虚起露出危险的笑容你想剿了我

我拿出毕生最大的勇气昂着脑袋对他怒目而视没错

我的挑衅不仅没让他生气反而引得他轻笑不已小鹌鹑如今你落在我手上要懂得暂避锋芒

我气鼓鼓道士可杀不可——唔唔——

他拿着布子往我嘴里一塞打断我的话扔出门外洗干净送到床上去

我还傻愣愣没回过神儿来土匪们就像撵鸭子般将我赶进柴房

一个瘦小的汉子惋惜道这么一个女人要不是老大要她老子一定要玩个尽兴

绑我回来的壮汉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敢乱说当心没了脑袋

我吓得小脸儿惨白怯生生往后退去

壮汉后面长了眼似的精准地抓起我塞进厨房椿姨照顾好丫头老大要了

明白

一个约莫四十来岁妇人勤快地挽起袖子将刚烧好的热水倒进浴桶里去

我紧贴在门上快要哭了我要回家……

那个叫椿姨的妇人像捉小鸡一样将我捉过去那也要洗干净了再回去你瞧像从泥潭里打过滚似的

她的手劲比我娘都大搓得我皮肤发了红可第一次有人帮我洗澡我不好意思说只能偷偷咬牙忍着

酷刑结束她拿起干净的布衣往我头上一套推着我往外走去吧赶紧进屋天黑了别在外头瞎逛

我心想哪有比土匪头子的卧房更不安全的

可是壮汉还等在门口半托半拽地将我送进男人的房间去

我临进门前犹犹豫豫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大汉怒目一瞪怎么还想剿了我

我吓得缩缩脖子嗫嚅许久没有将心里话说出来

刚才他帮了我也许他是个能帮我逃脱魔爪的好男人

大汉面无表情地将我推进门内还给门上了锁

我像一只误入陷阱的兔子不安地四处徘徊一排窗户挨个推过去纹丝不动

……真的要死定了因为赶路辛苦而抄近路进山是我做过最蠢的事情了

突然耳边响起男人慢悠悠的声音洗干净了

寒意直冲天灵盖儿我吓得大跳起来贴在窗户上挪不动脚步了

男人倚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我你家小姐可给你许过人家了

我惊恐地摇了摇头

那就好不算抢亲他在旁边坐下来脱掉靴子拍拍自己身边过来睡觉

我摇摇头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家有好多钱都给你

他凑过来好让我清楚地看见他的脸你见过跟土匪讲道理的吗

我沮丧地垂着头没有

他语气发冷黑眸闪过不悦那就过来

我终于被他吓哭了呜呜你不要杀我啊……

我何时说要杀你

他的语调那样轻慢又充满诱惑像夜晚蛊惑路人的鬼怪

我泪眼婆娑一时被他迷了心窍不杀我

他轻笑一声突然将我扯过去蠢东西爷要的可不止这些

第二日清早我在浑身酸痛中醒来皱了皱眉抽抽搭搭哭出声来

头顶传来一个男人困倦的声音哭哭啼啼一整晚了一个鹌鹑哪来这些眼泪

我小声啜泣你……你打我我……我要剿了你

男人哈哈大笑放荡不羁道那可不是打你爷教你的那些好好记着将来还用得着呢

想起昨夜他身体力行地为教导我我便惊恐地缩进被子里我以后都不要跟你睡觉了

男人饶有兴致地问那你想跟谁

我指指窗外一个大汉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他至少还帮我说过话

而眼前的人除了让我抓着他的手练习过肩摔捆绑术还要学如何将敌人狠狠摁在地上击打他的太阳穴……

他有力的大手敲在我的四肢上不断矫正各种动作

我练习到深夜被他打得皮肤红了一片今晨起来浑身酸痛每迈一步浑身肌肉就在发出无声的叫嚣

眼下他已经冷了脸语调极轻地问我你想跟刘衡睡觉

原来他叫刘衡

我向刘衡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下一刻被一只大手托住下颌强硬地掰回来

他盯着我不紧不慢道刘衡你听见了吗

刘衡一言不发地替我们合上了窗户没听见

男人黑眸中闪过愉悦真是不巧你以后只能跟我一起睡了

刘衡怎么能拒绝我呢

明明他是个好人还为我说过话

经过缜密的思考我断定如果寨子中有人能救我出去那么一定是刘衡了

我顾不得浑身酸痛梳洗打扮后出门寻找刘衡的踪迹

刘衡刘衡你还记得我吗我在一个尘土纷飞的仓库里找到了他

他提着一把比我胳膊还长的刀粗声粗气道离我远点

我撞着胆子怯生生地说我知道你是好人我——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