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满江南

……

将军府依山傍水有庭院有假山池塘

遥想我和我老妹之前是伯爵府的千金小姐但宅院和这里相比还是差了点

毕竟宋祁临是侯爷差个阶品

搜刮了一天的珠宝首饰好歹得找个后路不是

于是又挑选了一对翠绿的翡翠耳环准备送给我老妹提前讨好她

庭院里传来敲鼓的声音我循着找就看到了宋祁临和几个男子正在切磋武艺

正想着如何去寻人呢原来就在这里啊

宋祁临是新门贵子皇帝的门生将军府定然门庭若市

不过我这夫君虽看着面子冷但性格还是比较软的

我既是他的夫人也算是府里的主人偷听个墙角应该不过分吧

雅诗兰黛去拿点瓜子来

好好听听看看能不能挖出来点料

……

有三个男子一个穿着淡青色的褂子在亭子上坐着闲聊另外一个穿着墨绿色褂子的男子站在旁边还有个男子身材魁梧正在和宋祁临比武

一个个穿着锦绣华服身份肯定不简单

站着的男子拿着扇子摇头道这宋祁临空有一身武功生得薄情却硬生生守着一个不爱他的女人这么久

冤大头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宋祁临头上的绿帽子可不小全南朝最大的笑话就是他了现在外面都在传宋祁临不举呢久经沙场早就不行了淡青色褂子的男人笑的意味深长

他又继续接话本就是一介武夫还妄想靠武艺封妻荫子真是痴心妄想怪不得羽柔公主才会狠狠羞辱他

羽柔公主

不就是那个非宋祁临不嫁的女子恼羞成怒才这样了吧

原来宋祁临并没有表面的光鲜亮丽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我造成的

心里有些惭愧古人所说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估摸就是这个理了

……

我想去为宋祁临伸张正义澄清谣言奈何看着身上穿着十分艳丽又回房中将身上张扬的衣裙全部换掉从浓妆艳抹变成了淡妆

换好衣服肚子也有些饿我从小厨房拿了些糕点刚出门就见丫鬟和仆人惊讶地看着我

很难看吗

我又拐进去照了照镜子披散的长发只戴了一根玉钗挂着吊坠妆容只不过卸掉了些艳丽的颜色没什么可奇怪的啊……

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带着雅诗兰黛两个小丫头去送糕点

刚到楼台处宋祁临笑着向我招手眉眼弯着炽热又纯粹

夫人您今日这身衣服实在好看

我以前很难看吗

不是的夫人以前的夫人也很好看

嘿嘿真是个可爱的夫君我就喜欢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

小亭台蜿蜒处如画中的山水古韵十足

淡青色褂子的男人还在嘲讽此时宋祁临拉着我已经坐了下来装作没有听到

宋祁临介绍道夫人这是赵侯的儿子赵亮赵兄站着的是文才文兄与我比武的是杨兄

祁临兄怎带着这泼妇她无才无意无德无心虽说也正好配你但头上也不能戴绿帽子啊赵亮笑地前仰后翻赤裸裸的羞辱也被当成了玩笑轻而易举地说出来

她已是极好的赵兄不必多说

宋祁临明显不耐烦只是他毕竟刚搬过来实在不想树敌太多

多好的宋祁临啊护妻狂魔前半生算是我瞎了眼

我淡然笑道夫君比武累了吧吃点糕点

多谢夫人他勾唇轻笑眼里闪着星星

我抬头看着他眯着眼夸赞夫君吃东西的样子都那么赏心悦目

赵亮显然有些不愉悦冷哼一声吐出了两个字做戏

我无语翻了个白眼你这是见不得别人好吧怎么我跟我夫君蜜里调油你就说是做戏那我们妻离子散就是正解了

强词夺理明明是你水性杨花

是你三观不正

真如市井泼妇

宋祁临已经忍耐到极限手中青筋暴起我抓住他的手安抚淡定淡定让我上

身为 21 世纪女性还会怕这小小杠精不成今天非得把谣言给止住

我无闺阁女子端方你就有世家贵族典范了五十步笑百步

易书娴你……你口出狂言你不要脸赵亮气得指着我怒吼说话都已经开始结巴了

哎呀我好怕啊你来打我啊

我调皮的吐着舌头狐假虎威

赵亮愤怒的想要对我动手又被宋祁临捏住胳膊他冷声下令赵公子慢走不送

从沙场上混出来的是在死人堆里爬起来的宋祁临一旦认真眼神便是刀光剑影般的凌厉

赵亮有些害怕地抖了抖身子故作嚣张指着宋祁临你……你放肆被带了绿帽子还要维护这个妇人

我冷笑一声我夫君威猛无比我对他绝无二心倒是你将谣言当真理还真是都把别人当傻子呗

当事人的证词比谣言可是要令人信服的赵亮当即气的脸颊通红气愤的甩开袖子骂骂咧咧要不是宋祁临拦着估计是想要打死我

宋祁临一声令下侍卫们过来将赵亮抱走其他两个人也尴尬的讪讪离场

看这样子估计气得不轻

……

亭台处宋祁临弯着嘴角笑温柔地拉起我的手眼神戏谑

我威猛无比

他望着我明亮的双眸穿透华光琉璃……

我……我就是为你出口气

他轻哼一声像羽毛一样挠着我的心痒痒的诱惑至极

我差点为色所迷可脑海里想起他护着我的模样宁愿背负骂名也不愿意休了我这是恩情与爱情不同

母凭子贵也要取之有道我要让他爱上我只有真正的我才敢对他情深

你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保护我吗

我是你的夫君是生生世世都要护着你的

他将头埋在了我的肩上

明明是个武夫却长得白白净净墨色的长发披肩而下黑色的衣衫衬的更加冷傲脸颊白皙下颌凌厉薄唇紧抿严肃刚正令人生畏可是我一点也不害怕

他的眼眸里是我手牵的是我相遇是为我一切都是为了我像野外飞来的鹤只为我低下了头颅

夫君答应我一个要求

他宠溺的笑杏眼弯成了一条桥夫人说什么祁临都答应

那明天便同我回家看看妹妹吧

易书云夫人不是最讨厌她了吗

那个我不是准备喜欢你了嘛自然要和妹妹和解啊我现在不讨厌她了

我捧起手边的茶解释慌得眼神都没有地方放果然对一个真诚的说话是份挑战性的任务

他点点头应声等我放下茶杯手却环住我的腰肢捎一发力将我落在怀里夫人为夫抱一下……

我怔住手还是环住了他的腰

只要看到我他才能不惧怕无数黑暗和噩梦就像鬼魅一样笼罩着他每个日夜饥廖的土地刺眼的鲜红刀剑的碰撞还有死亡的恐惧……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呢

总感觉他的心像玻璃的一样破碎在外有棱角在我面前又柔弱

不过放心以后有我在定会保你安然无恙

宋祁临说当初第一次遇见我的时候是在赈灾的粥棚里

那时候我也是如现在一般穿着淡色的衣裙袅袅娉婷沾染了山水墨画

他不过是流浪的灾民拿着破碗祈求一碗粥救救他快饿死的父亲

衣衫褴褛瘦的跟骨头一样

他说我看到后竟然心疼的落了泪盛了一碗粥又送去了汤药可他的父亲已经病入膏肓实在药石无医最后还是我找人将他父亲好好安葬

那是一辈子的恩情是一定要报答的

他跪在地上说今生之恩无以回报愿来世当牛做马报答恩情

我赠与他盘缠为他指明生路为何今世不报来世喝了孟婆汤又能记住我吗你还年轻大可以参军从戎建功立业今世就要苟且一生吗宋祁临我等你五年五年之后来伯爵府找我叫易书娴

那日花开那日月圆那日芳华落雨青空之夏烈日灼灼年少的他背上了行囊去参了军

战场上刀枪无眼拼死一战他多次死里逃生在鲜血和尸体里爬出来一步一步立了军功最后娶了我开启了命苦的一生……

要是当初易书云说出她的真实姓名该多好不过这样我也得不到这样一个好老公了

虽说救命之恩大于天可需分清楚这不是爱情

爱情不掺杂任何其他的情感他对我好也不过是为了报恩

这恩情报答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并不敢保证他还会不会始终如一

……

我和宋祁临闲聊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带了许多礼品去了伯爵府

早早的父亲和母亲侯在了门口

不得不提一下我在伯爵府深受长辈喜爱

大概就是因为女二的原因女一身世一般都十分悲惨

我的母亲只有我一个女儿易书云是庶出不受宠

所有女主的通病就是身世悲惨了…….

伯爵府门前就是两头狮子石像母亲穿着十分贵气头上珍宝无数却又不显的累赘父亲留着胡子倒是气派

我刚下马车母亲便扑了过来

娴儿在夫家可受委屈

她不欺负贤婿就不错了

父亲摸着胡子哈哈大笑上前同宋祁临说话

我左右张望也没见到易书云便问道母亲我老妹……我妹妹呢

她啊昨日与我争论我便将她关进柴房了贱人还妄想嫁给太子

母亲龇牙咧嘴跟看见仇敌一样

本来也是要不是我嫁给了宋祁临说不定我还有可能成为太子妃呢

和他们说了会儿话我便急匆匆奔向了柴房

她被关在这里一夜了身上的衣裙也脏了看起来狼狈的很

老妹老妹啊

宛如看见了救世主一般我冲向了她神仙啊我保命的菩萨啊

我已经准备好接受她恶意的嘲讽昨个晚上还在脑子里勾勒出一千字的忏悔书谁知道她眼泪哗哗地流姐姐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我小脸一懵逼

当然了妹妹你是我的好妹妹我自然是要救你的

她抱着我不松手姐姐我昨日便知道你要回来故意惹怒了大夫人你今日来救我心里定是有我的姐姐不要再和书云赌气了

故意…….好家伙

我说老妹啊你不恨我吗我可是一直跟你抢太子的

不恨啊书云喜欢太子但和姐姐血脉相连亲情割不断姐姐倘若不让我嫁我是一定不会嫁的书云最喜欢的是姐姐

哦豁

怪不得我那么明目张胆地在外面宣称喜欢太子……

那我预测的易书云会跟我对线然后揭穿我不是宋祁临救命恩人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哎呀我擦早说啊白花了我那么多的钱去讨好易书云

我兴奋给雅诗兰黛使了个颜色希望她们能看懂不要辜负我的心意这钱要是穿越回去够我花三辈子了到时候我想见易烊千玺还是个事吗

两个丫鬟心照不宣的将我带的珠宝收了回去满意的我得意的压了压小肚皮

娴儿太子来了快去迎接

还没等我捂热屁股我那操心的老母亲急匆匆地跑过来

她十分兴奋地挽住我的爪子女儿放心我已让你父亲拖住宋祁临易书云这个贱蹄子你放心母亲我定然可以给你耗得住只管去找太子什么都不用担心

娘亲……其实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要顾虑娘亲都懂

不是我……我真的……

娘亲知道你真的喜欢太子不喜欢宋祁临

我的话就像屁一样从她的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出去……

解释一路都被打断她硬是将我关进了屋子里啪的关了门

我无可奈何地拍拍门雅诗兰黛快放我出去

小姐你就听夫人的话吧夫人也是为你好

好什么啊他可是当朝太子把他跟我关一处我有几个脑袋啊

好无奈……

我僵硬地转身看到太子黑着脸站在那里……我尴尬地竖起爪子

吃饭了吗今天天气不错哈……

易书娴都是你干的好事

他愤怒的摆了摆袖子眉若冰霜双眼透露着一股杀气

瞎说这不是我干的明明是他们拖我来的

易书娴你死了这条心吧本太子就算瞎了也不会喜欢你这个有夫之妇

我还看不上你呢我老公宋祁临哪哪都比你强长得比你帅身材比你好还不骂女人还温柔

放肆

你放屁

……

屋内炮火连片噼里啪啦

狗太子举起一个瓷器正要摔我大声制止

你以为你摔的是一个瓷器吗你摔的是一个玛莎拉蒂

那是什么狗太子疑问

坐骑贼贵

他哦一声又换了个花瓶举起手就摔

这次可摔的是劳斯莱斯啊

我踱步到他身边将手里的鸡毛掸子替换成花瓶

这多值钱啊我心疼地摸了摸

易书娴真是反了你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欺负易书云的那些手段本太子再次警告你小心我告诉宋祁临救他的不是你

草率了千防万防结果易书云是姐控真正知道真相的是狗太子

你你你我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吵闹的声音太大宋祁临已挣脱了老岳父的缠绕直奔我而来看见他的那一刻我是又委屈又愧疚扑腾到他身后说

相公他威胁我

宋祁临将我护在身后拱拱手唇角微微勾起太子恕罪内人……内人无心之过

你笑什么太子急红了眼道

娴儿头次喊我相公有些兴奋

无耻易书娴你无耻

太子气地拂袖我惊喜地看了看门外

老妹你来了

易书云提着裙子跑我旁边勾着唇角笑

太子恕罪莫要同我们计较……

易书云你又笑什么太子瞪着眼无奈问

她害羞地看了看我眼神荡漾着春水

实在是姐姐第一次喊我老妹有些感动

太子你们是魔鬼吗

……

姐控和妻控甚好甚好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