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满江南

 

别人穿越要么是皇朝的公主要么是王侯将相家的女儿再不济也是个庶女大多都会遇见心爱的男子受他庇护恩爱一生

而我呢

一朝穿越天雷滚滚日月生辉荧光之下给我穿成了已婚妇女……

且不说是在古代就搁 21 世纪我也是接受不了的啊

我不过是做了个梦梦到老神仙说让我穿越到一个世界重新活着想着自己已经没了白嫖一世活着谁知道就穿越成这样了

不过还好还好我还没有孩子……

此时此刻屋外正在下雨古色古香的小阁楼里倒是装修的别致什么都不缺

刻着金丝凤凰的楠木家具整齐摆放着天气有些不好屋子却十分的亮堂

我躺在床上丫鬟正一排排跪在地上听候发落

其实就是落水了她们都没发现按照古代的律例是要接受惩罚的还好我那夫君宋祁临即使将我救了出来我搁水里咕噜咕噜吹了好几口泡泡只是受了风寒

也没啥事但奈何此时我是将军夫人地位蹭蹭的上升就算我少吃了一口菜也要算她们没给我好食欲

我样盘着腿坐了起来宋祁临紧张地看着我生怕我出什么闪失

夫人……夫人不会是吓傻了吧……

夫人……夫人是我们的错求夫人原谅……

夫人……我们该死啊

下人们哭得很卖力可我对此毫无兴趣……手捏个兰花指紧闭双眼意识凝聚会不会睁开眼就能看到那个神仙老头儿……

深沉冥想专注认真嗖一下睁开眼睛没人还是她们在哭闹

难不成我得磕个头烧个香

于是我利索地起身朝着天空拜了拜……

依旧没人……

她们向盯着精神病一样看着我震惊三秒然后哇的大声哭了起来……

夫人真的傻了……

只有宋祁临脸上铁青面色忧郁

好个糟老头子合着我连个金手指小系统都没有啊

这穿越憋屈的很啊给我整了个已婚就把我塞这了……

无语的唏嘘一声还是打发走这个夫君吧

我这才专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嘴里不自觉地流出了点哈喇子这夫君有点帅气哈白嫖的还有点香哈……

夫君啊其实我没什么事情……我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了他的爪子另一只手伸向了他柔嫩的脸

这不白占点便宜不合我的作风

我轻声细语罢他有些不可思议白皙的脸上双眼闪烁如同满天流星唇齿张开沙哑的声音溢出你……你叫我什么

夫君啊有什么不妥吗

他摇着头朝我腼腆的笑干净明亮甚至有些害羞耳朵尖也悄然红了

没事……只是很开心夫人这样叫我

我噗嗤一声夫君我想好好休息了

乖乖的躺回床上他又细心叮嘱一番掖了掖被子出了房门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成了已婚妇女但也不亏宋祁临长得肤色白皙身如玉树还真的对我胃口啊

……

等我进入梦中期待已久的神仙老头才出现了原来只在我梦里出现啊早说啊我还以为我也拥有小系统了呢

我天生睚眦必报硬是拔了他好几根白胡子气得他横眉冷对又无可奈何只能指着我到处转圈

你别讹我我就拔了你几根胡子看把你气的我还落水了呢

他大笑一声慢悠悠爬上祥云初来乍到你可满意这个世界

你说呢我好好的青春美少女不当来这成了已婚妇女你说我满意不

不提还好一提我就来气

莫要气恼莫要气恼你在另一个世界里已经失去了生命上天既然选择了你进入另一个世界前尘往事休在提起活在当下方能扭转乾坤何况命数本就是有因果报应你会重生也要经受后果

老头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捋着白胡子道

世上诸事繁多人生不过是一个过场切记繁华不如平凡吵闹不如宁静贪恋不如知足想不入局就要成为局外人前半生这个世界的你已经选错了如今便又是一番光景定要守住初心莫要成为局中人……

缥缈的声音逐渐远去我认真的听完最后总结成一句话关我屁事

……

这个世界里我不仅嫁了人还是个臭名昭著的女人

简单来说就是自家夫君不爱却爱别人的夫君

我贪恋的正是当朝太子他可是南朝的风云人物长相俊美手握重权

而他的相好就是我的老妹易书云

她可是知书达理慧眼识珠菩萨心肠典型的大女主人设

而我的夫君只因年少时被我老妹救了错把我当成救命恩人故来娶我又宠我对我百般好

所以你们能预测我这类角色的下场吗

糟老头子说那么一大堆我还以为我是什么好命

为今之计还是赶紧讨好我老妹离太子远一点吧

哦对重要的是讨好夫君……

讨好夫君……莫过于母凭子贵我要是生了个崽儿最起码他不会让孩子没妈吧

……

我作为将军夫人夫君又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虽然外面都在传我不爱自己的夫君但现在我一定要努力更改命局

哎那谁过来一下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我起床推开门朝着两个小丫鬟招手

她们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问

夫人有什么事吩咐是要毒药还是杀手

What

我以前这么直接吗

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回夫人奴婢云丝

奴婢云眉

云死……云没易书云……果然以前的我狠毒了她

我再给你们起个贵气的名字吧……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我还真怕易书云那聪明脑袋猜出来这含义

她们喜极而泣跪在地上奴婢听令是奴婢的福气

快起来快起来

我连忙扶着她们站起来冥思苦想好歹是我身边的丫鬟名字得贵气一点我道

云丝你就叫雅诗你叫兰黛

雅诗兰黛贵的不行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