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一个人。

蜷缩在黑暗的角落,不敢吱声,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心中在等光来。

拳打脚踢,一句句讽刺的话语,正扼杀幼小的心灵。我们还年少,本不应该经历这么血腥残暴的场面,我们内向,也因此成为了欺负的对象。心一步一步封锁,不再向任何人敞开,直到想要解脱,早日离开这个世界,可这只是一条无辜的生命。

而我,依然避无可避,我该逃往何处呢?

于是

在我眼前出现了一条河,从遥远的地方流淌过来,潮水在岸上拍打,覆过飘摇的光斑,有声音像一块隐秘的磁石,席卷了众多影像裹身,仿佛不是听到了声音,而是一个梦……

我仿佛腾空,又下坠,像是堕入无尽深渊,又像一跃飞身天堂。河水的污泥窜入我的鼻腔,妄图夺走我的呼吸,扼住我的咽喉,我依旧隐忍,却又恐惧,只将愤怒,隐于心底。

它肮脏,连同我一起也变得肮脏。所幸,我的脉搏依旧跳动,我的血液依旧鲜红。我仍然碌碌无为的苟活着。

然而只是一瞬,它便又将我拉入黑暗的漩涡!天旋地转,我快不能呼吸!也不敢呼吸,那种溺水的窒息感,被河水宰割的无力感,反抗也只是一息间。势单力薄,以卵击石,我不能作为。我懦弱又虚张声势,张牙舞爪地卖弄,却不能伤之分毫。

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总是重复认栽。我一次又一次的妥协,那条河像恶魔,用河水鞭笞我的身体,直至心脏,在那儿打下丑陋的痕迹。以至于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邋遢的卑躬屈膝的奴隶,像条夹着尾巴的狗一样摇尾乞怜。不断切换着以期盼得到偏爱,做不到体面,也没办法体面。

有时候我会记不清那些虐行,但有些疤痕愈发清晰,时常折磨。总是这样的,我想日子就这样行进下去,有时会轻微失衡,但总不是过不下去的。就这样一天天受锤,一天天接受一部分自我割舍的事实而已。

我始终在漩涡中挣扎。好多个夜晚,那条隐秘的大河总是在梦中折磨我,撕心裂肺的。

一步踩空,随着一道刺眼的白光,跌入大河深处,我被消失在一条河的永动漩涡中……

我分不清现实与梦。真作假时假亦真,真切的是,摔到绿丛里的我是感觉不到疼痛的。但潮湿的青草的气息和花儿的芬芳却又可以真实感受。

大河深处,是另一个天上人间,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四面绿树耸翠,在清澈蓝天映衬下,山水相抱,天水一色。漫漫红尘外,飘飘天地间。我期待着遥远的新的知己来到身边,同时也有一种隐隐的忧虑,他们可能成为新的、令人厌倦的现实。

在梦里,我可以与漩涡搏斗,即便如同野狗般狼狈不堪;在大河深处,我亦可以感到充实、满足、被理解、被关怀…瞧,我总是自己舔舐伤口,拥抱自己。一分一秒,一生一世,恍如几个春秋已过,而眼睛亮了又灭了,希望升起又落下。身体不用来说话,只用来颤抖……

大河深处,是所有边缘人群的避风港,是永远蠢蠢欲动的欲望心脏。

“你觉得自己属于那个地方吗”

“这很难回答”

我们都在飘,始终没有落脚的地方。

不过幸好,它是隐秘的,不至于无处遁形。

作者 stan23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